首页 > 时政要闻 > 正文

收获时节访孟楼

2017-11-17 19:29:30   来源:邓州网   作者:孟向东 王 娟

    2017年,在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中,作为试点的邓州市孟楼镇先行一步,全镇近6万亩土地已有98%进行了流转。9月27日,本报曾以“刮目相看新孟楼”为题,详细报道了孟楼的改革。11月13日,记者又来到收获中的孟楼,想看看“三权分置”改革到底给孟楼带来了什么,还有哪些需要解决的问题。

    不满足的种田大户

    下午5点,记者来到孟楼的一片稻田中。与外地已经收割的稻田不同,这片连绵1000多亩的水稻还有半个多月才可收割。晚风吹过,稻浪阵阵,一片丰收景象。“这个老板今年发财了,亩产至少1000多斤,比我们原来自己种的高多了。”路边的一个农民带着羡慕的语气向记者介绍。

    这片稻田的新主人是该镇军九村的种植大户周俊贤。今年夏天,她在这里流转了1700多亩地,全部种上了优质无公害水稻。此刻周俊贤正带着她的两个合伙人待在党的十九大代表、邓州市孟楼镇党委书记李爽的房间里,“软磨硬泡”提要求:“李书记,不管想啥办法,你再给我弄1000亩地,上次我要的2000亩你就没给够。”

    周俊贤是孟楼早年间走出去的第一代大学生,在南阳市区生活,近些年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去年,周俊贤听说家乡探索土地“三权分置”、面向市场择优选择经营主体时,便迫不及待地报名参与。刚开始周围农民对这种经营模式并不看好,从小看着周俊贤长大的乡亲们语重心长地规劝她:“闺女,俺们种了一辈子地都没挣住大钱,你一下子承包恁多,赔了咋办?”周俊贤脸上挂着微笑,心里却有数。她从事规模化农业种植多年,知道农业规模化是现代农业的必然趋势,大面积的种植节约成本,能产生规模效益,带来良好的收益。

    周俊贤在获得经营权的1700亩土地中,全部种上了晚熟水稻。由于这种水稻生长期长,又是无公害新品种,还没有收割就被预订一空,经济效益比她预想的还要好,“原来搞经营得一家一户跟农民做工作,费事费力。土地不连片,大型机械不好进,不小心轧住别人地里的苗,还得赔钱赔笑脸。现在好了,土地宽阔平整,各种大型机械都能充分发挥效力。生产效率提高了,成本降下来了。”

    李爽给周俊贤算了一笔账:尽管今年秋季阴雨不断,按每亩产量最低1000斤、市场均价每斤1.4元算,除掉流转土地费用和直接种植成本,1700亩地至少要有80万元的利润。

    记者问周俊贤,再要1000亩地准备干什么?周俊贤胸有成竹地说:“拿出400亩搞稻虾混养,再拿出几百亩种艾草,这种东西是南阳的拳头产品,不愁销路。另外,还想拿出来一部分地盖厂房、建仓库,搞深加工,这样就可以减少物流成本,效益更好,还能就近安排部分乡亲就业。”

    面对周俊贤提的要求,李爽立马应下话来:“后天下午你们来我办公室,我把几个相关负责人叫过来,咱们专题研究这个事。”李爽之所以爽快地答应,是因为周俊贤建厂房、进行深加工的想法与孟楼镇接下来探索的“三产融合”道路不谋而合。

    不“怕”赔的外地老板

    从李爽的办公室出来,记者准备趁着天还没黑赶到耿营村,去专门种植红高粱的重庆富谊粮贸有限公司采访。开车为我们带路的是耿营村年轻的党支部书记周元强。半途碰到几台大型拖拉机在犁地,刚犁好的地在薄薄的暮色中泛着黑色的光泽。“这几百亩地今年种的都是南瓜,老板是苏州的,是做食品生意的。”“那他今年是赔了还是挣了?”记者问周元强。“今年雨水太大,几十年不遇,好多南瓜都烂在地里了,可能要赔一点。不过,正常年景还是赚得多。”周元强说。

    再往前走,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望无际的红高粱,像极了电影“红高粱”里面的场景。密匝匝的高粱穗儿黑里透红,但好像不是太饱满,还有大量的高粱倒伏在地。

    “按正常年景算,估计重庆这个公司今年可能要赔不少钱。不过,人家种植面积大、成本低,也赔不多。”周元强正向记者介绍,说话间一辆越野车驶来了,车上下来一个操着四川方言的年轻人,经介绍得知,他叫段志伟,25岁,正是重庆富谊粮贸有限公司驻孟楼项目的业务经理。他找周支书是想让支书明天继续多组织些村民,负责收割那些倒伏的高粱。记者在一块正在收获的高粱地里看到,40多名村民正在排队领工钱,一个人一天报酬70元,当天干当天结账。村民刘玉宽说:“土地流转出去,不用操心刮风下雨、种啊割啊的。农忙时过来干活还能挣个零花钱,我们挺知足的。”

    据段志伟介绍,他们公司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承包了土地,在孟楼一共流转了两万亩地,全部种的红高粱,定向供应给茅台酒厂和五粮液酒厂酿酒用,根据合同,一斤收购价至少是两块钱。“我们原来预计亩产至少800斤,由于大面积倒伏估计亩产只有四五百斤,老板今年肯定赔钱了。不过只要政策不变,明年一亩地能收600斤就挣回来了。”

    不撒手的政府服务

    土地基本流转后,农村的剩余劳动力去干什么?政府的服务职能该怎么体现?

    “我们现在重点考虑的问题是,如何根据耕地属性和土壤情况搞好农业产业规划,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承包土地后如何用经营权担保贷款,如何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剩余劳动力的出路如何解决等。”李爽说,“我们是全省的试点,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学,只能自己探索。这次作为党代表全程参与了党的十九大,让我心里有了谱。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建设,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让我们的底气更足了。孟楼镇正在规划发展二三产业,拉长农产品加工链条,可以通过发展休闲观光旅游业让群众参与,让他们致富增收。”

    走在孟楼镇的村落里,记者最大的感受是道路变得宽敞了,干净整洁了。玉皇村党支部书记蒋从杰说:“以前村里的生活垃圾都是随手倒在沟边河边,现在都有人统一打扫。”这种变化的背后,是土地流转后集体经济收入增加,镇上有钱组建保洁公司。集体增收的钱从哪里来?原来,土地流转后,一家一户之间的沟沟坎坎消除了,加上以前无法利用的荒地、边坡,全镇新增了耕地1600亩。

    集体经济的复苏,助力孟楼镇一步步向乡村振兴之路迈进。11月9日,孟楼镇耿营村的刘四化从郑州赶回来,用无人机对村庄进行航拍。在原村址不远处,一个新村正在规划建设中。“我们村被四河十二坝环绕,风景很美。新村建设我们计划少砍树少拆房、不填坑不平塘,主要是完善公共服务,美化环境,优化乡村功能。”周元强介绍说。

    政府要管的远不止这些。据李爽介绍,土地流转后,原来的农机手大都成了单干户,政府准备成立农机合作社,培训好各种农机手,全面提高其业务水平和服务能力。政府还准备抓好植物保护、农业保险等具体事情。把土地流转后不愿意进城务工的留守人员组织起来,组成劳务公司,为那些种粮大户等新型经营主体提供劳务服务。

    眼下,前来孟楼的省内学习团络绎不绝,邓州市正准备加快推广孟楼经验,一场新的农业农村改革在这片田野上迈出了铿锵的步伐。

相关热词搜索:孟楼 时节

上一篇:全市环境污染防治攻坚决战50天推进会暨创建省级生态市现场核查动员会召开
下一篇:我市召开危房改造工作推进会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