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湍韵 > 正文

故园的秋

2017-11-01 19:00:12   来源:邓州网   作者:范荣振

    繁忙的蝉声日渐稀疏,荒草弥漫的日子,那一段人迹罕至的水泥路面,落满了一层未名的浅黄色小花,似一张素雅的毛毯铺在故园的晨风中,如奇幻的星空流淌着梦的声音。

    细雨,一场比一场绵长,一场比一场凉爽。我忽然嗅到了秋的味道。

    京城的秋,我深味其中多年,没什么特别的记忆。沙尘、雾霾中的秋韵,如一幅弄脏了的《富春山居图》,回忆起来始终是一件残忍的事情。

    北京香山的秋太艳丽了,那如火的枫林,极像风尘女郎的红唇,心里始终接受不了;新疆三海的秋,太过于旷远与凄冷,一种流放的感觉就会自心底萌生;杭州西湖的秋,又过于清瘦与寡淡,无法品出其中的韵味。奔波在外,十年有余,我更惦念故园的秋。

    故园的秋,这个季节来得总是那么寂静、那么淡然,如舒缓的华尔兹,踩着节奏的舞步珊珊走来。园中的柿子树,一定挂满了金黄色饱满圆润的柿子,在绿叶的簇拥下,在秋日午后的微风里,散发着淡淡的香味。秋天,园中柿子成熟时,母亲会把摘下的金黄色的柿子,用湿布擦干后,整整齐齐地码在窗台上,稍微晾晒一下,就会放进一个大大的塑料袋子里,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放上一段时间。在老家,这叫“揽柿”,亦称“捂柿”,目的是去掉柿子本身的暴戾苦涩之气,使其口感更好。

    待到那金黄色的柿子揽熟的时候,打开那装满柿子,沉睡了一段时间的睡袋,会有一种微微的馨香扑面而来,袋里的柿子一个个松松软、慵懒懒地露着旖旎的笑脸。从袋里随手拿起一个,就会感到一种温暖与柔软。用指尖稍微一划,一层柔滑的薄皮就会缓缓褪下,露出松软的深黄色的柿肉来,轻轻咬上一口,满口的甘甜与柔滑,仿佛流进了周身的血液之中,入口即化,回味香甜,身心都透着一种甜、一种幸福、一种温暖。

    刚结婚那会儿,一家人常围坐于故园的枇杷树下,品尝那揽好的香甜柿子。枇杷树在秋日午后的阳光里,在故园的天井上空,为我们洒下一地荫凉,斑驳的叶影和园里笑声交相辉映,香甜的柿子与秋日的阳光温暖调和,使园里的秋显得那么祥和,那么恬适,心中总有一种淡淡的温暖。故园的秋似一杯苦咖啡,让人在梦回故乡时,回味那曾经的厚重与馨香。

    前不久,女儿回家了。我在想,故园的秋蝉,是否还依然稀疏地鸣叫?房前屋后的秋草,是否还散发着秋日的芬芳?村后的林子里可有落叶?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上个台阶都要手扶栏杆,常常气喘吁吁。身在外地,我经常嘱咐母亲,不要太忙碌,要多保重身体,秋天天凉了注意增添衣服。故园的秋,总是在忙碌中升起淡淡的惦念,让人牵肠挂肚。 

    家里有几棵枣树,秋季就会挂满红艳艳、圆溜溜的大红枣。农村有“八月十五收红枣”一说。我小的时候,家里也没什么零食可吃,唯有门前树上的大红枣,每到秋季枣熟的时节,树下经常围着很多小伙伴。收枣时,枣叶飘舞,鲜艳的红枣如暴雨般从枣树上纷纷掉落,童年的伙伴们一起欢呼拾枣,大伙儿甭提有多高兴。秋天红枣的甜美味道,至今一直萦绕在我的梦里,使童年的苦涩有了些许甜的回忆。

相关热词搜索:故园

上一篇:游花洲书院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