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湍韵 > 正文

青山有幸埋忠骨(下)

2017-11-01 19:01:28   来源:邓州网   作者:刘德洲

     魂归故里传孝道

    许世友幼年丧父,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参加革命后,几十年戎马倥偬,为国尽忠,顾不上对母亲尽孝,他内心常存歉疚之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共中央倡议所有高级干部,死后一律火花,并下发倡议书,让大家签名。当时,伟大领袖毛主席都签了名字,唯独许世友一人没有签名。他对毛主席说,我从小离开家,没有在母亲身边尽孝道,死后要和她老人家做伴。据说,毛主席听了许世友的请求,什么也没说,盯着他看了许久,算作默认。
几十年来,许世友对母亲感情极深,不管自己官职多高,敬老孝老的思想从来没有改变过。多年来,在许世友的老家,人们一直传诵着他五次给母亲下跪的故事。

    一天,许世友到山上挖野菜回家晚了,母亲迎着寒风站在村口等他。数九寒天,冷风刺骨。母亲惦记儿子,不顾寒冷,执意在村外眺望。看到这些,许世友一阵心酸,流出了眼泪,心疼地跪在地上对母亲说:“娘,俺晓得你最疼俺。俺这一辈子不管有没有出息,一定尽心奉养您!”许世友16岁那年,误伤了一个地主的儿子,地主勾结官府到处追捕他。一年后,许世友悄悄回到家中,跪在母亲面前,喊了一声:“娘,俺走后,让您老受苦了!”母子二人抱头痛哭一阵,匆忙再次分别。许世友投身革命斗争之后,反动派对他恨之入骨,曾几次抄他的家,许世友的母亲被迫带着两个女儿逃到外乡。一次在行军路上,许世友恰巧碰到正在沿街乞讨的母亲和妹妹,难过得泪如泉涌,一下子跪在母亲的面前,泣不成声:“娘,孩儿不孝,连累您老人家无处安身。”1949年,许世友担任山东军区司令员,遂派人去接老妈妈前来城市生活。几天后,当饱经风霜的母亲颠簸千里,慢慢地从吉普车里走出来的时候,许世友大步走上前去,叫了一声:“娘!”接着,当着几十名官兵的面,“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泪如泉涌。母亲心疼地说:“孩子,快起来,一个大将军怎么能当着这么多部下,跪我一个老太婆!”许世友说:“我当再大的官,还是您的儿。这么多年,我没有尽到当儿子的孝道,您老就让我多跪会儿吧,这样我心里好受些!”习惯了吃苦耐劳的许母,在城里住了不到一个月,便有些不习惯,不断催促儿子送自己回老家。这一走,又是将近十年母子没有见面。1959年春天,许世友思母心切,请假回乡探母。来到家门口,一看铁将军把门,就知道老人家又上山干活去了。许世友沿着山道去接母亲。当他看到母亲背着柴草从远处蹒跚而来时,眼也红了,心更酸了,噙着热泪,马上快步跑过去,接过母亲背上的柴草,然后跪倒在母亲面前,说:“娘,您这么大年纪了还上山砍柴,儿心里实在难过啊!”直到母亲答应再也不去砍柴了,许世友才站起来。在以后的岁月里,许世友每月都从自己的工资里省出一部分寄给生产队:一是委托生产队为母亲买粮吃,二是请生产队抽一名女孩照顾母亲。后来,村民们把许世友寻找母亲的山道,起名曰“孝母路”,以启示后辈孝老敬贤。

    许世友军务繁忙,不能长时间待在家里照顾母亲,为了行孝,动员在海军舰队当舰长的儿子许光,转业回到新县老家,替自己照顾年迈的母亲。许光在海军服役13年,对部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留下,肯定前程无量;回家乡,就意味着舍弃,意味着牺牲。面对父亲的殷殷重托,许光含泪专业。临走那天,许世友将军摆下家宴,叫上工作人员,为许光送行。父亲含着热泪对许光说:“你是我的好儿子!我现在为国尽忠,不能回家尽孝,只能由你代我回乡好好服侍你奶奶了。”

    许光被安排在家乡新县武装部当参谋。为了好好照料奶奶,他准备把老人家接进县城。谁知,奶奶习惯生活在乡下老屋,不愿进城。无奈之下,许光买了一辆自行车,经常来回跑。奶奶喜欢吃什么,许光就想方设法给奶奶买什么。除了特殊情况外,一有时间,他就住在乡下老屋,陪伴奶奶。

    半年后,94岁的奶奶驾鹤西去。许世友正在东海前线指挥海防备战,实在无法分身,许光代父为奶奶送终。此时,家里经济十分拮据,为了安葬奶奶,许光从乡供销社借来300元钱。后来,许世友安排人送来了200元钱。欠下的100元债,许光和妻子省吃俭用很长时间才慢慢还上。

    送走奶奶后,部队有意让许光重返军营,但却被许光谢绝。原来,奶奶去世一个月后,许光的伯母也不幸去世。他还要留下照料膝下无子的伯父,许光的心中有太多的难以割舍。当年父亲一走数年杳无音信,是奶奶强劝母亲改嫁。解放后妈妈改嫁的那户人家“成分”不好,子女又多,经济拮据,日子难过,从部队回乡的许光承载着母亲的全部希望。许光能撇下他们走向远方吗?在1965年至1977年的这12年间,许光在家乡送走了奶奶、伯母、母亲、伯父等五位亲人,还先后为9名老红军遗孀养老送终。

    1985年10月22日,一颗将星陨落了,传奇将军许世友在南京病逝,享年80岁。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对许将军给予了特殊的待遇,批准了他生前的请求。他是除毛泽东外,唯一一个死后遗体没有火化的中央领导人。据当地老百姓讲:将军逝世当天,有一道七彩之光划破天空,降落在许世友家的祖坟上。将军的灵柩运回老家时,正值夜半时分,故乡的鸡不啼,狗不吠,就连田野最忙碌的蜜蜂和蝴蝶也都静伏在花丛上,一动也不动。冥冥之中的奇特怪事,给世人留下了难解谜团。

    许世友将军故去了,替他行孝的儿子许光也于2013年1月因病去世。生前从不接受媒体采访的许光,鲜为人知。但是,后来许多人了解到,上世纪七十年代轰动全国的电影《闪闪的红星》的主人公潘冬子,就是以许光为原型创作的。现在,“潘冬子”许光走了,但他却把“闪闪红星传万代”的伟大精神留给了后人,他和父亲许世友“为国尽忠、为子尽孝”的高贵品格,就像璀璨夺目的映山红一样,永远盛开在大别山上,永远盛开在世人的心中。

相关热词搜索:忠骨 青山

上一篇:故园的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