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湍韵 > 正文

失落的村庄

2017-11-01 19:05:33   来源:邓州网   作者:小 米

    我一直以为这座城市原本就是一个村庄,男耕女织、阡陌田野、小桥流水、低房瓦屋。现在想起来,它应该是一幅画,也许可以追溯到更远的年代,但它的确是一幅有关村庄的画。

    在一个初冬的午后,我坐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脑海里搜索着有关村庄的画面,于是,周庄就来了。它一直是一个飘浮于梦里的村庄——带有檐角的房舍,错落有致,又不十分密集,隔河对话的邻居,露出半个身子映在水里,生活的气息十分浓郁,邻居家的饭菜香味会定时悠然飘来。

    画家画了周庄,周庄变得很有名气。但它就像是一幅画,躲在梦里,偶尔会见上一面。

    城市还在迅速长高、长大,浮尘已经在空气中透出了它的辛辣。摩天大楼,机器的轰鸣,疾驶的车辆,一切都令人眼花缭乱。我们只好抬起头,仰望天空的蓝,那朵云是图画中的云,没有丝毫的苍老痕迹。尽管现代文明的胶质将村庄覆盖了一层又一层,可是,那片云是透明的,微微有些泛白。

    我想起了邻居家的那个正读高三的翩翩少年,他在翻越学校两米高的院墙时轰然倒下,颈椎多处关节出了大问题,导致下肢瘫痪。此时,他平躺在他睡了很久的小屋里,羞于见人。他目光呆滞,自言自语地说,我为什么要翻那么低矮的院墙呢?

    大地原本辽阔,没有遮拦。人类的发展和进步却需要约束,约束毁掉了一个翩翩美少年的青春,一段低矮的院墙葬送了他的后半生,令人唏嘘,于是这个少年的许多感念变为疼痛。随着岁月的流逝,时间会为他疗伤,但那一闪而过的绝望,就像一滴水,滴在了大海里,没有波澜也没有声音。而另一种记忆,或许最初并不在意,但突然有一天,它会清晰地拨弄某根神经,让你记着它。正如那堵两米高的矮墙,永远横亘在少年的心灵深处,怎么删也删不掉,他的村庄再也没有空旷。

    而我记忆里的一个村庄,一直在某个角落里矗立着,等待着我去探望它。

    天异常地冷,我走在去外婆家的路上,村外曾经汩汩流淌的河沟被填平了,上面是水泥楼房,圆形碾盘连同麦场,已不复存在。我以为走错了方向,一个在记忆里无法转移的特定参照物,就这样消失在那个寒冷的冬季里。村里很多树木消失了,楼房与楼房之间是狭窄的小道,生硬地对峙着。倒是与城里一模一样的小广告,密集地粘贴在每堵结实的墙上,这是村庄与城市的统一表情。

    那三间紧挨着舅舅家老宅的小学教室,竟没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它彻底被抹去了。那个拖着鼻涕、手里端着蓝黑墨水瓶油灯的男孩,却一直在记忆的村庄里,无法消褪。土坯砌成的泥凳、泥桌,一块漆皮严重脱落的黑板,十几个娃娃集中趴在黑板前,共同用两只墨水瓶做的油灯,其中的一盏,被一个拖着鼻涕的男孩当宝贝似的用手捂着。老师拖着长音读书时,他在把玩油灯。结果,他被罚站在外,手里依然端着他的墨水瓶油灯。男孩端着墨水瓶油灯的样子很逗趣儿,黑亮的眸子来回转动着,像闪耀的星星。

    舅舅看见了说,他认识那娃,是十几里地外的一个庄上的,他和他父亲一起在工地上拎瓦刀。

    中午,男孩要走十几里的路赶回去吃午饭。所谓村庄的路,其实几乎全是地埂,崎岖不平,他却走得很轻松。因为男孩子丝毫不用担心红绿灯,不用担心刺耳的喇叭声,不用担心酗酒司机的横冲直撞,他只需要在空旷的地里自由飞奔。

    男孩子十分喜欢手里的油灯,他捧着它,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上,时而奔跑,时而低头观灯。或许在他眼里,他紧攥着的油灯和土灶上摆放的饭菜一样让他兴奋,使他感到快乐。他归家的村庄在他眼里呈现出周庄般的恬静,丝毫没有高楼威逼下的那种恐慌、无助和自卑。

    而这一切的景象,与我站在走廊里的儿子又是多么的不同。

    儿子的鼻梁上架起一副小眼镜,为此我痛苦了很久,那层玻璃片最终是遮挡了儿子的俊朗,同时,也让他与这个世界产生了距离。儿子要读书,要读很多书,并且是所谓有用的那些书,是要在他今后人生道路上决定前途命运的书。好在儿子并没有感受到苦,他只是说,玩的时间太少、太少,他在和书本赛跑。也许他的理想生活就是在阳光下打会儿篮球,和玩伴小耍一下。每当他背着沉重的大书包,走进校园的那一刻,我都有种莫名的酸楚。儿子的成绩不佳,在排座位时,他都必须要排队站到走廊的尽头,在别人挑选完位置以后,他才能行使他的权利。所以儿子一直在教室后面坐着,闹得我在判断一个少年是否优秀时便会脱口而出:他在教室后面坐吗?

    儿子依旧是一脸的阳光,他不去设想他的未来,他的现实理想是玩一会儿篮球。他的运动速度和悟性都有点偏慢,这个飞速发展的城市对他来说有些模糊和陌生,那个没有围墙的村庄他无法自由抵达,那个飞奔在田野里的、手持墨水瓶油灯的那个男孩怀揣的欣喜和渴望,他看不到,也理解不了。

    村庄,村庄,村庄。我清晰地听到了城市汽车的鸣笛声。城市淹没了村庄,村庄远去了。或许,那个村庄记忆里的男孩现在就穿梭游弋于城市的高楼之间,为生计飞奔。  

    周庄的双桥被村庄的月光抚摸得无比端庄秀丽,不一会儿,它就漂浮在梦之上了。

相关热词搜索:村庄

上一篇:重 阳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