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湍韵 > 正文

杏山秋意

2017-11-13 18:59:24   来源:邓州网   作者:朱可铮

    一个人的初次总是那么令人难忘。就像我第一次看到杏山,那种刻骨的铭记一生都难以忘怀。

    那一次,与一些认识的还有初次认识的文友,坐在满月的杏山上,月光如昼。杏山的石头上坐着一群心怀梦想的文人,他们谈天论地,甚至有些借着酒性吟诗作赋。月光太好,白天的石头和树木花草,被月色笼罩上了一层银白,那种光景妙不可言。那一块块形态各异的山石仿佛被人栽种于漫山遍野。它们悄然而立,或卧或站,或坐或立,用灵魂与月光对话并毫无拘泥。树木和生灵、石头和月色,仿佛都在为这场不期而遇而惊喜和欢欣。

    我对月色的认识来自那个风轻云淡的夜晚。月亮很近,我看到了它柔弱而坚定的内心。它抚摸着我的脸,尽管有些寒意,但我内心的温度分分秒秒都在上升。

    我对杏山的认识就来自于那个月光如泄的夜晚,而后杏山的月色也照亮了我一个个不眠之夜。杏山,一个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的小山头,就这样强大的占据了一个人的内心,持续了很多年。

    也许初次一定是人生的一个据点,想删除和拔掉都十分困难。数十年后,再次提起杏山,我的心里竟然洒满了银色的月光。于是,我期望再次与杏山相遇。

    这是一个深秋,一行的朋友相约到杏山上寻找一种透明的、很好看的石头。我已经不是17年前的那个女生了,但是攀爬杏山是我繁复生活中丝毫不能拒绝的事情。

    那天,天空格外的蓝,我和文友一起驱车来到了杏山脚下,准备在一家农庄里吃中午饭。令人惊奇的是,农家饭庄门前竟然有一小片芦苇。远远望去,在山洼处的那片芦苇像是飞舞的鹅羽,轻柔摇晃的姿态有时也像是温柔的手掌。那种白色的若隐若现的花絮,以远处秋色浓郁的山色做背景,花絮洁白、纯净,背景苍茫而深远。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向它奔去,也不管低矮的灌木和刺枝角桠“撕扯”我的衣衫。等我走近它时,我发现自己在高大的芦苇面前是如此的弱小,头顶上方的芦苇昂扬的姿态需要仰视。近处芦花的花絮丝丝缕缕,线条疏密有致,微风过处,动静结合,灵动飘逸。

    第一次置身于芦苇的环绕之中,忽觉周围的色彩是如此明亮和温暖,它们随风而舞的姿态摇曳得令人心旌荡漾。
吃过原汁原味的原生态农家饭,我们一行便朝着山上寻石,从未谋面的山石诱惑着大家的兴致。午后的阳光正好,天空辽阔,黄色的山菊一簇簇地开在山路旁、山洼里、山石边、灌木丛里,一直从山脚蔓延到山巅,虽然所占面积不大,但那纯度极高的柠檬黄还是惊艳了整个山坡,使得满山妖娆。这些小山菊在阳光下毫不寂寥,与具体而坚硬的山石依偎,多了一份娇羞和浪漫,小山菊的坚强在山石面前,无论与山石有着怎样的约定,呈现出的也不过是一个小女人特有的一份婉约和恬静。

    我实在禁不住这些小花的诱惑,忍不住采摘一大把,顷刻间,花香在手,整个人便被淡淡的馨香包围着。那些细小的花瓣在眼前微微摇晃,花心泛着鹅黄,我仿佛真的触摸到了它柔弱的内心。从盛开到凋零,这些山菊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活着,它静静地选择了气候寒冷、万木凋零的秋天,不争宠,不争爱,独自盛放,用生命的本质在方寸之间勾勒天地,在无画处凝眸成景。

    站在山巅,阳光普照,重峦叠嶂,微风习习,花香阵阵。我安然地接受眼前这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意境,心境豁然开朗,身心仿佛洗涤了一般清澈透明。

    我在赏花,朋友们在寻找山石,很专心却无果。经过几番周折,在几乎要放弃的时候,竟然无意寻到了。

    一个挖掘机在开挖山路,巨大的石块裂开,半透明的方解石露出了石质内心,石头的晶体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大家的心里有种失而复得的惊喜。所以当把那些沉甸甸的石块抱在怀里时,大家十分感慨地说:“这真是杏山的‘宝石’呵。”

    大自然的馈赠是无穷而慷慨的,爱屋及乌,对于杏山这份简洁的爱,让我们很快就会把这些美丽的石头摆放在书桌案头,彼此凝望,彼此怀想。

    夕阳西下。黄昏里,夕阳正好挂在山梁上,渐渐退去温度的阳光,把大地涂抹了一层暖黄红色,我走在斜度极缓而长远的山坡上,带着无限的留恋开始下山,丝毫没有归去的欣喜。昼夜更替,阴阳潜移,时间总是不经意地将你我改变。渐渐、渐渐,我们就是在这种毫无觉察的渐渐中从青年走入暮年。四顾茫然,从苍穹到山野,唯独不变的,是我们永远年轻的心;唯独不变的,是风起时,四周岿然不动的山峦。

    下山的路上,红的、黄的、橙色的、黄绿色的叶子呈现出秋的意韵和色彩,轻重浓淡相宜,色彩斑斓。一块块山石,风化后形状各异,且体态娇小,在荒草堆里潜伏着,冷不丁地从山路的两旁冒出来,令你欢喜。偶尔也会遇见零星的紫色小花和白色山菊,点缀在灌木丛里,自得其乐;一些酸枣树、棠棣树上还挂着朴素的果实,虽然有些干瘪也不愿落下,似乎是想与脚下的花花草草应景。

    四周静谧无声。不一会儿,山坳里传来老牛的哞哞声,暮归的老牛和山人在弯弯曲曲的山道上,已经看到了袅袅炊烟……

    一枚月亮升在了天空,又是一个月满之夜,与我多年前偶遇杏山应是一样的夜晚,月光和我还是多年前的那一个。

    你见或不见,我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念或不念,我都在那里,不悲不喜。我喜爱的芦苇、山菊、山石,在杏山,无法入睡的夜里,在深夜的梦里,它们和着窗外远处的轰鸣声,等着我的到来。

相关热词搜索:杏山 秋意

上一篇:光明山记胜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