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湍韵 > 正文

鲜为人知的豫西二次“牵牛计”

2017-11-13 19:01:48   来源:邓州网   作者:刘德洲

    在震惊世界的国共三年内战中,党中央、毛主席巧妙地在豫西地区实施过两次重大的“牵牛计”。人们在阅读党史过程中,对第一次“豫西牵牛”有所了解,知道是陈赓、谢富治率领所属部队为策应中原战场,以少许兵力迷惑敌人,把国民党第五兵团司令李铁军率领的7万人马牵进伏牛山区,最后围而歼之。但对第二次知之者甚少。可以说,第二次“豫西牵牛”对解放军趁机攻克郑州、开封等大城市,特别是保障了淮海战役的最后胜利,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中原野战军在连续取得宛西、宛东和江汉战役的胜利后,蒋介石如坐针毡,慌乱不堪,趁着刘邓的中原野战军和陈毅、粟裕领导的华东野战军还没有完成集结,立即组成东西两大集团军,欲以围剿。东线集中四个兵团于徐州,三个兵团沿津浦线北进,寻找华野主力决战;西线以华中剿总司令白崇禧为主,集中两大兵团加上三个绥靖区的兵力,计划把刘伯承在豫西的主力压迫到汉水流域,各个击破。白崇禧接到蒋介石的电令后,当即命令黄维兵团、张淦兵团和杨干才所部30多万人马,如同泰山压顶一样,铺天盖地向唐河、新野和邓县一带涌来,准备合围刘邓大军。中原决战迫在眉睫,远在千里之外的毛泽东,审时度势,果断决策,电令刘伯承、陈毅等发动襄阳战役和南阳战役,诱敌西去,以利中原野战军解放郑州和华东野战军从容准备淮海战役。

    牵引黄维兵团12万人马的任务,中原野战军司令部交给了六纵及陕南十二旅。刘伯承司令员叮嘱六纵司令员王近山、政委杜义德,黄维兵团向西行动时,你们一定不能向东带,只能往西牵,能牵多远牵多远,牵得越远越好。你们要佯装成我军主力的样子,摆开架势,迷惑敌人,使敌人误认为我中原野战军主力仍在豫西南,促使白崇禧下决心与我军决一死战。你们要采取“敌急我急,敌缓我缓,敌驻我诱,不即不离”的战术,陷敌于宛西地区。

    王近山接受任务后,立即召开团以上干部进行作战部署。六纵各部根据要求,在唐河、泌阳一带抢修工事,摆开主力迎战的态势,士气高涨,旌旗招展,队伍调动往来不断,前沿阵地尘土飞扬,老远一看,似有千军万马在驰骋、在鏖战。王近山司令员骑马转了一周,觉得气势造得还不够,容易被敌人识破,当即指示再突出三点:一是在周围的高山树林中多竖红旗,形成队伍绵延十几里的大格局;二是让战士们多挖工事、战壕,让敌人数不清、断不明解放军到底有多少;三是到处燃烧湿柴草、烂树叶,几十里范围内烟雾弥漫,犹如数万大军在同时炊食做饭。

    敌十二兵团司令官黄维接到飞机的侦察报告,称在唐河、泌阳一带发现共军主力。立功心切的他,喜形于色,手舞足蹈,立即命令部队齐头并进,采取排山倒海的战术,全面向泌阳和唐河一线压来。中野六纵为了迷惑敌人,所有大炮一齐朝着敌人开火,“咣咚”“咣咚”的爆炸声震得山摇地动。敌十二兵团遭到强大炮火的打击,一时间晕头转向,有的撤退,有的卧倒,完全没有了队形。黄维举起望远镜,看到自己的部下死的死、伤的伤、跑的跑、叫的叫,心中大怒,命令炮火全面压制共军火力,装甲开路,步兵紧跟,半小时踏平共军阵地。战斗从早晨持续到下午5点,解放军连续打退敌人数十次的集团冲锋。王近山看到第一阶段目标已经实现,马上下令全军有序撤退。黄维求战、求胜心切,命令部下攻击前进,穷追不舍。敌十二兵团经过血战,接连攻取了唐河、新野两座县城。解放军六纵佯败退到新野县西30里地开始抢挖工事,准备再战。

    白崇禧听说黄维兵团进兵迅速,高兴不已,又命令张淦兵团8万多人、杨干才的第二十军和王凌云的第十五军火速奔往新野,参加会战,合力围歼中野野战军。一时间,在南阳这块土地上,二、三十万大军蜂拥云集,战马啸啸,车轮滚滚,烟尘四起。

    坐镇方城指挥宛西“牵牛”任务的中野司令员刘伯承,得知六纵王近山部牵引黄维兵团向南阳以西运动的目的已达到。为了减轻六纵面临的压力,他命令中野二纵和桐柏、汉江两军区主力于二十日夜转移到随县以南地区,寻歼弱敌,以牵动张淦8万人马由新野向南移动。

    中野二纵司令员陈再道在桐柏、江汉两军区的协助下,进军迅速,阵势很大,以疾风之势,横扫江汉。一战随县,俘获敌人3000多人;二战钟祥,采取远距离奔袭的办法,趁敌不备,发起猛攻,毙伤敌人1000多人,俘敌2000多人;三战应城,解放军包围县城后,先用猛烈炮火轰击,炸平敌人城上的碉堡和各种工事,接着,各参战部队架起云梯,踊跃登城,同敌展开激战。经过半天的激烈争夺,全歼守军7千多人。襄阳吃紧,鄂北震动,白崇禧一看解放军大打出手,似有渡江的意图,立即电令张淦兵团从新野南下,保卫鄂北。

    黄维兵团紧跟中野六纵来到新野,立即顿住人马,不再前进。解放军一味避战,一退再退,不远不近,不即不离的战术,引起了他的怀疑。就在中野六纵司令员王近山、政委杜义德等人苦苦思索采取何种战略继续诱敌西进时,纵队情报处得到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襄阳杨干才的第二十军第一三四师,脱离大部队,单独驻扎在远离襄阳和光化的下薛集。这一消息对于六纵来说无疑是天赐良机。他们正想找机会吃掉敌人一股,以此来激怒黄维穷追不舍,机会终于来临。中野六纵留下少量人马监视驻扎在新野的敌人,大队人马和陕南十二旅采取远距离奔袭的办法,突然包围下薛集的一三四师,并发起猛攻。炮声隆隆,硝烟弥漫。解放军在炮火的掩护下,爆破组、手榴弹组先后出击,轻重机枪一齐开火,强劲的火力,猛烈的进攻,打得敌人死伤累累,一三四师指挥官急忙向襄阳的杨干才求援。杨干才得到消息吃惊不小,一方面调动人马飞速驰援,一方面上报华中剿总请求援兵。白崇禧急忙下令黄维、张淦、杨干才、王凌云各部,火速向下薛集急进,截断共军的后路,一举围歼之。为确保此次战斗的胜利,白崇禧亲自乘飞机在下薛集上空指挥作战。

    中野六纵和陕南十二旅对包围之敌一三四师进行猛打猛攻后,歼灭了有生力量,余下的凭借坚固工事和有利地形负隅顽抗,等待援兵。敌人四路大军滚滚而来,诱敌西进的目的已经实现。王近山果断下令留下陕南十二旅的五十四团伪装主力,摆开阵势,吸引敌人,其他各部绕过邓县厚坡一带岗丘地带,向内乡、淅川的山区撤退。敌人几十万人马四面包围了下薛集,黄维正要下令重炮猛轰,忽然接到情报,此地没有发现一个共军。原来陕南十二旅五十四团趁敌人匆匆而来,手忙脚乱之时,早瞅准空隙跳出包围圈追赶大部队去了。白崇禧又刮风又打雷,兴师动众,结果,各路大军全部扑空,劳而无功。他气急败坏,恼羞成怒,电令黄维兵团人不卸甲,马不卸鞍,紧跟六纵向西追去。就在黄维兵团12万大军被中野六纵在宛西牵扯得疲惫不堪、损兵折将之时,中原野战军在华北野战军的配合下,接连攻克郑州、开封。至此,不仅洛阳、郑州、开封三大城市均在解放军的控制之下,而且牢牢占据了平汉铁路和陇海铁路的枢纽,切断了国民党军队南北联络的大动脉,占据了有利地势,以逸待劳,伺机准备大决战。

    中原危急,徐州危机,箭在弦上,弯弓待发。在这关键的时刻,黄维兵团和张淦兵团20多万人马,却被吸引在600华里以外的宛西山区。身在六朝金粉之地的蒋介石得知消息,捶胸顿足,懊恼不已,直接命令黄维立即率领人马东援徐州。然而,良机错过,大势已去,黄维兵团在淮海战役中全军覆没,狂妄一世的黄维也成了解放军的阶下囚。

相关热词搜索:豫西 牵牛 鲜为人知

上一篇:杏山秋意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