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湍韵 > 正文

历史沧桑厚重的小杨营乡

2017-12-06 19:12:44   来源:邓州网   作者:孙 丽

        位于邓州市东南部25公里处的小杨营乡,东临新野,西、南部接构林、刘集,北连桑庄,刁河、运粮河穿乡而过,滋养着一方百姓。远古的文明在这里诞生,先知先觉的远祖们曾在这里繁衍生息,历史的长河慢慢流淌。
        走进小杨营乡,悠久的历史静静地诉说着小杨营乡的风采。在杨岗遗址出土有大量的新石器时代器物:石器有石斧、石刀、石镰等,陶器有纺轮、灰陶鼎、罐、碗、杯等,骨器有骨箭头等,在遗址的南部边沿地带还发现有战国时期的墓葬及车马坑,出土有铜鼎、铜壶及车马器等。
        这些出土的文物表明距今6800年前就有人在此居住并生产生活,人类早期智慧在这里体现。目前杨岗遗址呈缓坡状,面积约6万平方米,文化层厚2至4米。1957年发现并被原邓县革命委员会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是一处包含新石器时代文化层和商周文化层的遗址,是研究邓州史前文化及商周文化的重要遗址。
        小杨营乡文化站站长杨建然介绍说:“杨岗遗址比较古老,据资料查,是新石器时代遗址,一直延续到商周、春秋战国,在汉代的时候这个地方有棘阳城,也有朝阳县,出土实物标本很多,有石刀石斧石镰、青铜鼎,专家们来认定,杨岗遗址有6000年以上的历史。”
        朝阳城遗址也在这里发现。据《邓州市地名志》记载:“今之邓州市小杨营南4公里,刁河北岸有文昌村文昌庙,沿河有汉代朝阳城遗址和明代的五龙桥。西汉高祖七年(公元前200年),封华寄为朝阳侯,置侯国于此。”朝阳县,从汉高祖七年起,历两汉、三国、两晋至南朝宋大明元年(公元457年)共657年,先后为朝阳侯邑,朝阳县治。现在遗址面积大约1平方公里,汉代砖瓦俯拾皆是,出土有大量陶器、五铢钱等。
        《邓州市地名志》中记载的“五龙桥”其名叫“岳大桥”,是明代御史岳天佑所建。始建时有五孔,每孔上镶嵌一龙,清乾隆年间和民国初年先后重建,改为十一孔拱桥,并加以引桥。桥长50米,宽5米,高3米,石条砌成。现在五龙仅存两龙,桥北有石碑一通,额刻“大明宛城古穰”,下刻有“岳氏创建五里桥记”。
        说起岳大桥的来历也是有讲究的。原来是岳御史的闺女,出嫁到了刁河南岸,闺女很孝顺,隔三岔五总要回娘家看望二老。可当时的刁河经常涨水,一涨水,闺女再急也没有办法。时间一长,岳御史便拿出家中的积蓄并号召乡绅,采来北山之石,请来能工巧匠,在刁河上架起了这座大桥。桥建成后,不仅方便了自家闺女,更是方便了这一方百姓的走亲访友和市场交易。因此,被人们尊称为“岳大桥”。
        小杨营东北4公里处的安众村,是一处现在保存相对完好的古村落。据清乾隆《邓州志》记载,东汉初为西棘阳关隘,大将岑鹏、马武领兵驻守,安营扎寨,故称“安营寨”。
        杨建然说:“这个地名为啥叫安众哩?当时岑鹏行兵打仗,要建立营帐,安营扎寨,营帐就建立在现在安众这个地方,安营扎寨的地方就叫‘安营寨’。后来由于战乱很多,人们都跑散了,岑鹏为了发展经济,发展生产,又把外出跑的民众纠集回来,安置在现在安众这个地方居住,又成为一个安置众人的地方,所以地名从‘安营寨’发展到‘安众寨’。”
        明代孔显职任邓州知州时发动民众修建古寨,古寨周长4千米,高4米,外围有护寨河,宽约20米,用于防洪排涝、防御土匪和百姓居住。据碑载,明初郑姓由江西景德镇迁此,冯姓清雍正年间由新野冯湾迁入。
        据当地老人们讲,安众古寨和北京的紫禁城一起开始修建,当时修得非常雄伟,在寨墙能并排行两辆马车,并且为了防匪,在寨墙上修了四个炮台,由专人照管。清末的时候,又重修“安众寨”,当时兴起了玩鹌鹑,人们在上工的时候,肩膀上扛着锨,手提鹌鹑笼,休息的时间斗鹌鹑,斗着斗着斗上瘾了,忘记干活啦,使工期一再拖延,上面的官吏来验收工程的时候,勃然大怒,说你们修的什么“安众寨”,我看是玩鹌鹑之寨,从此就戏说为“鹌鹑寨”。
        虽说民间戏传有“鹌鹑寨”的说法,可是安众古寨却在修建之后,在防匪、防洪排涝和保障群众安居乐业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辛亥革命后,一些草寇趁机而起,打家劫舍,一时民无宁日。县境村镇,多被焚劫,民众图谋自卫,商议加固修筑寨墙。安众村东边紧挨运粮河,是水路、陆路交通要道,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也引来周边土匪的不断骚扰。
        安众在历史上叫“五龙戏珠”,原因是五条河都汇集到这里,一下雨,这个地方就会成为一个小岛屿。所以安众这个地方,土匪们也频频光顾。当年在河南湖北交界的地方,有个土匪头子,率领五六百名土匪来攻打安众,他们是夜晚来攻击的,当时非常危急,安众人自发地组织起来,各家各户责任制,用土枪土炮和土匪对打。土匪趟寨河往上爬,群众弹尽药绝的时候,家家户户盘石头,用礓石、砖头往下砸,男女老少都上阵,最后把土匪砸死了十来个,在天亮的时候就把土匪打跑了。
        “安众寨”寨高河宽,安众村民淳朴善良,为了躲避土匪的侵扰,附近王楼、角门、砖桥等村的村民一到晚上,为了安全起见,便带上牛羊牲口、贵重物品,携妻带子,赶车挑担拥进“安众寨”内,渴望渡过和平安乐的夜晚。等天一亮,各村村民再赶回去种地,开展生产生活。
        当时,夜幕降临,“安众寨”内的空场上到处都是外来的车辆和人员。为了方便生活,在寨内慢慢地兴起了小集市。日子久了,不少外村村民干脆就在“安众寨”内安家久居,于是形成了现在安众村拥有一二十个姓氏杂居的和睦景象,从此人们就称之为安众之寨,故又改名“安众寨”,反映村民渴望和平安乐的愿望。寨子呈椭圆形,周有寨墙寨河,南门有石桥,清初有集市,街道南北向。
        清末的小杨营乡砖桥村也出现过一位抗击土匪的英雄,现在棘阳城遗址上有一座王福田率众抗敌功德碑,记载着“非凡之人必有非凡之功”的王福田抗匪事迹。王福田,小杨营乡砖桥村小北门人,清末一教书先生,在鄂汉土匪北上烧杀抢掠、袭扰民众之时,他率领当地村民浴血奋战,冲锋在前,杀敌千余人,后因寡不敌众,身负重伤,壮烈牺牲在刁河岸边,被后人尊称为“非凡之人必有非凡之功”之雅号,并建碑以纪念,碑高2米,原有碑座、碑帽及座右铭等。
        历史的车轮滚滚而过,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宝贵财富。如今,一个历史沧桑厚重、聚集了现代文化元素的小杨营乡以崭新的面貌矗立在世人面前。
 

相关热词搜索:小杨 沧桑 历史

上一篇:“文坛飞将”姚雪垠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