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湍韵 > 正文

和父亲一起织藁纤

2017-12-15 19:57:34   来源:邓州网   作者:夏朝香

       在没有席梦思的上个世纪70年代,麦收过后的雨天,父亲总要忙着织藁纤。
       藁纤,是我们家乡的方言。其实就是在床上铺的一种用麦秸杆编制的一种草垫子。
       那时的我们,睡觉用的床只是一个简单的木制框架,框架上面要先铺一层用高粱杆织就的笆簸,再铺一层藁纤,最上面才铺上席子,这样才保证睡在上边既柔软又舒适。
       在那个极其困窘的年代,父亲总是用他一副厚实的肩膀支撑着我们一个风雨飘摇的家。他总能想尽一切办法,自力更生地把这个家操持的尽量体面一些。
       织藁纤是一种自产自销、自给自足的活,准备过程很漫长。第一步是准备秸秆。在割麦的时候,要挑选一些长的比较高的麦子,从根部挨着地割下来,再到麦场上,凑着石滚一把一把的把麦籽摔下来,然后把这些秸秆儿捆起来备用。第二步是纺织草经绳。父亲总是自制一架纺车,用麻披一丝丝地纺成一个经绳大疙瘩。第三步是缠绕线坠。其实就是找来几个半截砖,砍成纺锤型作为线坠,然后根据要织藁纤的长度,在地上楔上楔子,把草经绳丈量出该用的长度后,平均缠绕在线坠上,每两个为一对,织的时候作为一道经绳,一般需要四对。第四步是制作编织架。父亲总会把自家的门板摘下一个,在门转轴的棱上用刀子平均刻上四个刻槽记痕,再找来桌子绳子什么的把门板架起来,固定好,这个织架就算完成了。第五步就是开织了。这个过程是需要有个帮手的,帮手往往都是小孩子的事,我自然是屁颠屁颠儿的很乐意干这个活了。父亲先把线坠一对一对的放到四个刻槽上;然后将准备好的秸秆浸湿放在织架边,父亲站在织架的一边,我就坐在父亲对面的一个高凳子上(脚还挨不着地,样子很滑稽),和父亲一起织藁纤了。起初父亲总会先织上一根量好尺寸的竹竿,这样是为了织好的藁纤耐扯拉。然后就让我给他递秸秆,随着父亲“大茅、小茅……”的要求,我就按照秸秆的多少依次递给父亲。就在父女俩大茅、小茅的配合中,在咣当作响的节奏中,一条崭新的纯天然的藁纤就织好了。在这个过程中,父亲总会给我讲很多故事,父亲还会在藁纤的两边拧出两道好看的花辫,不仅起到固定两边的作用,而且有美化点缀的作用呢!
       藁纤晾晒后铺在床上,我赶紧躺上去,心里美美的,舒服极了。
 

相关热词搜索:父亲

上一篇:医生日记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