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光阴的故事

2017-11-10 19:48:21   来源:邓州网   作者:江 燕

    深秋的阳光,缓缓地掠过房檐下的瓦楞,斜斜地照射下来,在窗台下的地面上,一堆旧的残缺不全的瓦片,在柔和的光影里与我的视线交接,仿佛时光霎那间静止在了那一刻,而我又莫名其妙地想要去寻找些什么。

    九月九,是重阳佳节,是我先生的爷爷三周年纪念日。按家乡的风俗,我们要回去上坟、拜祭。

    老家,早已没人了,只有偌大的一座空院落,静静地伫立在风中。屋后翠竹青青,将这座院落遮掩了许多,静谧又不显荒凉。门前,是前年新栽下的一大片樱花树,少护理,草木丛生,虫儿闹吵。门口,一株老木槿树盛开着淡紫色的小花儿很惹眼,一到门前便是扑鼻而来的幽香。

    院内,正屋是三间老青砖瓦房,东边儿是两间低矮的砖泥结构房屋,太过破落,去年稍经过翻修,也只是罩了顶,下雨不漏了而已。西边儿的压水井锈迹斑斑,倒是还能上来水,也是奇迹了。这些东西自我那年冬天回来探家之后,一直都是原来的模样,没啥变化,愈发地不忍睹。正屋门左右两侧是两棵不大起眼的柿子树,可是却能结出丰硕的果实来,稠密有序。

    那年,九月初九,奶奶串个门的功夫,爷爷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九月九,是爷爷早就选好的日子,我们都是这样想的。

    爷爷儿时读过私塾,是个文化人,也喜欢文化人。和先生成家的那个冬天,我们回老家第一次见到爷爷,他激动地拉着我的手:“老师好啊,真是好!”

    那年的雪下得很大,没了膝,院落里的积雪踩上去咯吱咯吱响。老屋里爷爷和奶奶烧上了杨树根取暖,上面架了茶壶,可以烧茶,也可以温酒。先生、我和爷爷奶奶围在那火旁,爷爷温了一壶自酿的黄酒,经过稍稍加热的老黄酒越发清香扑鼻,喝下去暖暖的,全身舒爽无比。

    爷爷小时候,曾是富农家的孩子,成分不够好,但因打得一手好算盘,多少识些字,又得到亲戚的介绍,就去了城里的商业局。那时商业局有个货郎挑队,就是每个工人每天推着小架子车,下乡卖些针头线脑。70后的我们小时候对此并不陌生,那可是我们乡村孩子每天的期盼。爷爷下乡很多年,风里雨里,不叫苦不怕累。商业局里的会计老了,爷爷算盘打得好,局里就让爷爷接替了老会计的活计。

    爷爷在到商业局之前已经成了家,奶奶小他八岁,是贫下中农的女儿。他们一起养育了五个孩子,我先生的父亲是老大。爷爷工作很忙,回老家时间少,几个孩子都是奶奶拉扯大的。

    爷爷工作不忙时就抽空回到老家,和奶奶一块儿做活计,院落里的柿子树、屋前的木槿、院墙外的翠竹都是爷爷亲手栽下的。爷爷喜欢花草,就是没有时间侍弄。有个空回来了,他心疼奶奶,就在田地里抛洒血汗,觉得开心无比。奶奶回忆起爷爷当年做农活儿的精神劲儿,说:“十里八村的乡亲们都夸他能文能武。”

    彼时,爷爷在商业局也是有资历的人,可他从来不为自己和孩子们着想半分。爷爷的四个儿子,有三个都自作主张去当了兵,爷爷是不吭声,也不管事儿。只说是农村天宽地阔,多舒服。我公公当兵回来后就是自己跑的工作,后来又给两个转业的兄弟找到了工作。二叔是自己在服务社干零工,最后干得好也转了正式工。爷爷为此后来也很是内疚,不过孩子们都成长得很好,便也是舒心了。可是,爷爷唯一的女儿,我的小姑姑却永远地留在了农村。姑姑从来不埋怨爷爷,她理解她的父亲。她农闲时也时常回来看望爷爷奶奶,爷爷很是欣慰。

    爷爷最疼爱孙子辈。先生说他儿时爷爷工作很忙,却总能抽出时间带他去古城路喝胡辣汤,吃油条,买冰糖葫芦。他的几个孙儿孙女都跟他很热乎,爱黏着他,他总能让他们感到快乐,虽然他从来不宠溺他们。我和先生成家时,爷爷嘱咐我们很多,先生说平日里他不这样的。我知道爷爷想我们好。

    爷爷患上糖尿病时,他已经退休回了老家。他的儿子们要他住到城里方便照看,可他不愿意。他说他喜欢老家的一砖一瓦,房子还能住,又稍稍修缮了一下,所以二叔三叔就又栽上了樱花树,爷爷看起来很是快慰,能侍弄侍弄树木花草,打发打发平常日子,对爷爷来说是不错的选择。

    爷爷也打麻将,没事时会唤了近邻的叔伯们,支了小木桌和木凳,边玩边聊天,天南地北,不亦乐乎。每每回老家,看爷爷玩麻将的兴致,真想陪他玩上几圈,只是时间老是不允许,只好作罢。爷爷的快乐就是如此简单。

    爷爷一直吃着药,却很是乐观。他病重的那年秋天,公公和他的兄弟们接他住进医院,我和先生、女儿去看望他,他打着点滴,笑盈盈道:你们工作要紧,我没事的,住几天就又好了,回去了,不要再来了啊?我们没有多说话,看着坚强的爷爷,我转过身,走出病房,泪无声地滑落。

    2014年春天,爷爷病情恶化,不得不住院治疗。爷爷住着院,老是跟我们说:“你们一家家都不容易,城里面的开支大,要学习节俭,不要在我身上乱花钱,能治了咱治,不能了咱回家吧!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也值了不是?”

    病情稍微好转,出了院,爷爷奶奶就坚持自己做饭吃,不想打扰孩子们。后来,爷爷已是糖尿病晚期,并发症较多。他身上的疮令他疼痛难忍,去了医院,也没有让它彻底愈合。眼见着爷爷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我们都是心疼,却是无能为力。

    重阳节前一天,爷爷忍着痛跟大家商量着,想回家看看。大家拗不过,三叔只好把爷爷奶奶送回了老家。第二天,爷爷和奶奶房前屋后看了个遍,又去老坟园上了坟。爷爷安静地坐在院子里看着他的房屋发着呆。过一会儿,爷爷把奶奶支应到邻居家,奶奶是一路小跑着去的。等她回来,爷爷自己走了,无声无息地。

    我们的爷爷,最终是选择了这样一种决绝的方式离开了他深爱着的家园,离开了深爱着的我们,不容我们有半点儿的挽留。

    九月九,重阳日。登高、望远、祭祖、思亲……

    走进老家的院落,到处都是光阴的味道,爷爷就在那时光的深处默默地走来,清晰而又模糊。那翠竹、土墙、残瓦、老井,莫不因了爷爷而生动了许多……


 

相关热词搜索:光阴 故事

上一篇:题赠蓝天救援队朋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