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湍韵 > 正文

故乡的刁河

2018-01-05 18:25:18   来源:邓州网   作者:惠学渊

        刁河,我的故乡河。这是一条虽然不大,却承载了人们太多记忆的河。
                     ——题记

       平时的刁河水很清澈,是游泳极佳的天然场所。从孩提时代起,每到夏天,我们就经常跟着大龄一点的伙伴们,去刁河里洗澡戏水。
        刁河与我们村只有一里地之遥。午饭后刚一丢碗,伙伴们就一起径直去河边。一路上,正是烈日当空,连空气都是焦灼的,可伙伴们却全然不顾这个。
       来到河边,稍试水温,大家便一个个“扑通”“扑通”地跳入水中,开始尽情享受这惬意的午后时光。到了水里,伙伴们便迫不及待地各显神通。有扎猛子的,有仰泳的,有踩水的,有大伙伴抱起小伙伴或者两个伙伴抬起一个伙伴扔进水中的,还有翻跟头在水中倒立的,露出两只脚丫,不时变换姿势呢!更有水性特好、胆子又大的,竟然潜入河中心,想探探河中心究竟有多深。他们没入水中,只露出两只手在水面招摇,再浮上来,抹去一脸水,说自己的脚还没有踩到底哩!大家一片惊讶。小一点的或者水性不好的伙伴,自然就不敢往河中心靠近了。
       打水仗,也是伙伴们的家常游戏。那时的水仗,没有水枪,只有赤手空拳。熟练水性的伙伴分成两组,挥动双手,撩水或者击水到对方人员面部。在水花的狂轰滥炸之下,就有伙伴不敌火力,甚至眼都睁不开,只好没入水中,落荒而逃。打水仗,个别伙伴总会呛几口水,可大家却都感到极其刺激!
       那些初试水性,还不会游泳的,只是在河边的浅水区里,兴奋却又怯生生地羡慕水性好的伙伴们表演。偶尔也趴在那里,试着撑紧自己的两肘,扑腾自己的双腿。扑腾着扑腾着,说不定哪一天,原来水性不好的,也开始向河中央游动了!
       在水里玩尽各种花样之后,伙伴们又决定回到岸上比试一番。在距离河岸十几米远的地方,大家排成一队,一个一个先助跑一段,然后从岸边腾空而起,纵身跳入水中,一个猛子之后,出水处看谁游得最远。这样的比赛,没有裁判,大伙自行比较。游得最远的,常常面露得意之色,而游得近的,多也不大服气,相约上岸再试一次。就这样比了一轮又一轮,直到大家精疲力尽方休。
       但伙伴们的精力是极其充沛的。在岸上一阵日光浴之后,大伙又分头去捉螃蟹了!
       有经验的会很快找到目标,并手到擒来。没有经验的,还有胆子小的,只是紧紧地跟在后面,看一路稀奇和热闹。
       在洗澡和捉螃蟹中间,我们也经常遇到划着小船的渔翁,还有他们带着的扎了脖子的鱼鹰。鱼鹰在水中逮鱼的本领一直让我们多有好奇,很多时候,我们是跟了一程又一程。
       由于玩得太过投入,我们常常是忘记了时间。在家里等得有点焦急的大人们,则常常会顶着烈日,气呼呼地找到河边来。甚或有大人手里拎着木棍竹竿之类的,逼迫一些特顽皮、又舍不得离开河水的伙伴上岸。
       在大人们的训斥声中,伙伴们才恋恋不舍地结束这一天的水上活动,却又悄悄地相约明天早点再来。
       刁河,陪我们度过了自由的少年时光。随着岁月的增长,我们也慢慢懂得了,刁河给我们的,不止有水草和鱼蟹,还有我们的远方和梦想。 

相关热词搜索:故乡 刁河

上一篇:六门堤衍生“父母官”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