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湍韵 > 正文

雪落无声

2018-01-08 19:23:50   来源:邓州网   作者:马庆彬

    前几天天气预报说要有一场大雪暴雪将至,今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便是跑到阳台上看看外面大雪是否如约而至?

    透过窗户玻璃,惊喜扑面而来,触目之处全是银装素裹,鹅毛大雪正纷纷扬扬,本来还冻得瑟瑟发抖,一看到轻盈洁白的雪花,立马全身热气上涌,喜悦之后抑不住脱口而出:“2018年的第一场雪,真的来了!”

    总以为没有雪的冬天是不完美的,特别是今年入冬以来雨水稀少,空气极其干燥,人们感冒生病已成家常便饭。于是就期待一场大雪来滋润干涸的土地,吸附一下空气中的雾霾浮尘。

    记忆中小时候的雪下得特别大,气候也非常冷。一场大雪下来,满世界好像都被覆盖了,直到现在踩在雪上咯吱咯吱的响声还一直在耳边挥之不去,像一首美妙的歌谣。

    打雪仗、堆雪人是小孩子们最喜欢的事情了。迎着凛冽的寒风,伸开冻红的小手,在地上抓一把雪,在手中捏成一团,朝着小伙伴的身上抛过去。雪团碎开的一刹那,自己身上也被雪团袭击,于是欢声笑语便顺着东北风刮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当雪逐渐厚重起来,在房前屋后,小伙伴们拿铁锨铲些雪堆积起来,渐渐就成了人的模样。再抹上锅门黑烟作眼睛,红纸胭红作鼻子和嘴,活生生雪人就立马呈现在人们面前。此刻,大人们也参与进来,用他们的眼光,对雪人略加修饰,雪人的表情就格外丰富生动。如今的孩子们娇气惯了,一是家长怕孩子们冻着,二是在城里也难找到堆雪人的地方。这些一代又一代遗传下来的玩乐渐行渐远。

    看到外面下雪,女儿非要拿上雨伞,说害怕淋湿了。我对女儿说,下雪天是不必打伞的,只有在雪地里走一走,你才知道雪的可爱之处。女儿半信半疑,待走进雪花飘飘中,看着天女散花般轻盈飘舞的雪花,听着它簌簌落在身上的声音,她喃喃自语道:“有雪真好,淋雪真好。”

    她不断地与雪追逐,与雪舞动,此刻她已深深地爱上了这个来自遥远时空的精灵,完全沉醉在雪人合一、物我两忘的世界之中。我喜欢雪花随意的飘零,面对这个白花花的世界,仿佛就是一种极其空灵般地对语,人生中许多不可名状的隐喻就若隐若现起来。

    人常说雪落无声,落雪无痕,可在我看来,雪是通灵性的,其有声有形有爱。雪天,可以放下一切俗事,约三五好友,坐在炉旁,一边烤火,一边喝酒,一边神侃,岂不乐乎?白居易当年写下《问刘十九》的时候,何尝不是此种心情?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白居易的情调情怀,我是只可想象而已,这种境界和心态是我辈难以企及的。趁着风正疾厉,雪正酣畅,独自在雪中尽情狂奔,也不失为一种个性的回归。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与山遥隔,只见雪落于树梢,呈现仪态万象之美。雪与日光还待些时日可见,淋漓尽致的寒意透出凄厉之色,与雪花正好完美结合为一体。我欢快地踏在雪上,沉实的步履,熟悉的咯吱咯吱声如影随形。

    2018已经上路,雪花是时光最好的见证。

相关热词搜索:雪落无声

上一篇:奔波千里去看你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