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湍韵 > 正文

临雪赏菖蒲

2018-01-08 19:25:08   来源:邓州网   作者:许满贵

    入冬第一场近十年未见的大雪,絮絮粒粒一夜未停。这瑞雪将我捂困在居室,动弹不得。

    室外,葱绿的香樟被雪铺遮得严严实实,青松的嫩枝也被它压弯了枝头,几枝或绽或放或骨或朵的红梅傲立挺直,望远处,白茫茫,天地相际;雪无响,絮有形,粒打竹叶,脚踏瑞雪吱吱声;皑皑消至我——湍滨柳岸行!

    微信圈诗人词家、微友,上耄耋老人,下妙龄小侄女,不时传来拍雪、吟雪、词雪佳话。儿媳大清早带着小孙子入幼园,发短信提醒:“外头雪厚路滑,您们别出来!”

    老两口蜗居斗室,乐此不疲!她卧床,摆弄微信;我伏案,击键拼字。从不喜拈花惹草的我,自暑夏爱上菖蒲,以葵口汝瓷洗、钧窑红水盂供白卵石植养,为寒冬雪日“尚青”所备;案头“香青”“黄金姬”“金钱”“虎须”“石菖”点缀斗室。寒气冽,雪风飘,搓手顿脚,索性将菖蒲移置雪景,一睹佳容。

    常听得人说“不种菖蒲不文人”,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宋人王炎《石菖蒲并序》:“四时青青不改色兮,烈日凝冰无能厄兮。”将兰、菊、水仙、菖蒲誉为“花草四雅”“花草四君子”。

    先民崇拜草类,把菖蒲当神草。《本草·菖蒲》载:“《典术》云:尧时天降精于庭为韭,感百阴之气为菖蒲,故曰:尧韭。方士隐为水剑,因叶形也”。人们在崇拜的同时,还赋予菖蒲以人格化,把农历四月十四日定为菖蒲的生日,“四月十四,菖蒲生日,修剪根叶,积海水以滋养之,则青翠易生,尤堪清目”。

    菖蒲,书房雅设始于宋。菖蒲于文人书房来说,不沾污泥,仅仅凭借净石与清水生存,显得有一种象征意义,仿佛是不肯与浊世同流合污的高士的化身,是君子品行的镜影。

    “石上植菖蒲”生于水中的石头之上,栽培时无须泥土,其干净状态雅观,适合摆放在室内,尤其满是书卷、文房、雅器的书斋。宋代恰好是文人玩石风气兴起的时期,菖蒲必须依靠石头生长,这恰与当时文人的爱石之风相符合。点缀石头、生满菖蒲的“蒲石盆”,成为宋代文人书房中流行的细节。

    菖蒲乃中药。《本草》记:“菖蒲,味辛温无毒,开心,补五脏,通九窍,明耳目。”“久服轻身不忘,延年益心智,高志不老。”

    《吕氏春秋》记:孔子学周文王吃腌菖蒲因太苦故“缩项而食之”,吃了三年才习惯,可见菖蒲确实难吃;汉武帝只吃了两年,身边效仿的文武大臣们也都停食了。只有一个呆头呆脑的平民王兴听说菖蒲有长生之效,信以为真服食数十年,最后真的“登仙”了。

    菖蒲是作为仙草灵药存在,被汉武帝从山林带到了皇家园林,六朝《三辅黄图》:“汉武帝元鼎六年破南越,起扶荔宫以植所得奇草异树,有菖蒲百本。”菖蒲移于盆盎之中,制成盆景者,自唐宋石菖蒲就走出溪头涧畔,成为文人案头清供。

    北宋以苏轼为代表的一班士子文人因仕途失意,或厌居豪华,渴慕山林田园之胜,对于盆景这种缩微的自然,兴趣便愈发浓厚。而“盆景”一词也是在此时首次出现。

    南宋陆游曾如此描述隐居生活的悠闲平静:

    寒泉自换菖蒲水,活火闲煎橄榄茶。

    自是闲人足闲趣,本无心学野僧家。

    陆游亲自为蒲石盆更换新汲的泉水,然后烹茶品茗,并自嘲说,这真是典型“闲人”才会享受的“闲趣”。

    苏轼《石菖蒲赞并叙》载:“石菖蒲并石取之,濯去泥土,渍以清水,置盆中,可数十年不枯。”可见,石菖蒲虽为草本,栽植于盆中后,如果管理得当,也可数十年苍翠茂盛。要使盆养石菖蒲常年不枯,养护管理十分重要。中国在盆养石菖蒲的养护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与方法。

    植蒲定性,养蒲养心,你亲手日常操持付出勤谨与耐心,在斗转星移间,持之以恒,镇之以静,体会“物有本末,事有终始”。

    国人对“香”的要求是文雅的,也是有一定深度的。沉香、兰香、蒲香都是中国文化对“香”的选择。而菖蒲的香气醒透深沉,带着生拙的味道。所谓“生拙”,好像表面上是不太漂亮的香,也就是一种很内在的香。起初的菖蒲是作为仙草灵药之类来看待的。明代闲散文人文震亨《长物志》:“石上生菖蒲,一寸八九节。仙人劝我餐,令我颜色好。”意皆谓菖蒲服之可延年长生。

    撰文前,翻阅藏书(清)陈淏之《花镜》卷六《花草类考》:“菖蒲,品之佳者有六:金钱、牛顶、虎须、剑脊、香苗、台蒲,凡盆种作清供者,多用金钱、虎须、香苗三种。性喜阴湿,总之用沙石植者叶细,泥土植者叶粗。”

    “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一样的日子,瑞雪驾临,与君共赏菖蒲,其乐无穷矣!

相关热词搜索:菖蒲

上一篇:雪落无声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