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湍韵 > 正文

花洲书院赏雪景

2018-01-10 19:08:40   来源:邓州网   作者:张宗成

    江北的苏州园林——花洲书院是个久看不厌的地方。不必说匠心布展的书院和范公祠、名人堂,不必说高大的春风阁、肃穆的大成殿、珍贵的金丝楠木雕塑群像,就连那角落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碑廊上的碑文,都给人以美感和启迪。

    由于参与范仲淹文化研究和文化沙龙活动的缘故,我经常进出花洲书院,对这里的一切应该说是比较熟悉,但仍觉得有许多好景致没有发现,因此我会在不同的季节、不同天气里,从不同角度发现它的美,感受它带来的灵气。

    2018年第一场雪后,我两进书院,除了在松风轩修改《忧乐天下》的文稿,就是拿起相机,捕捉雪后的美景。
    我是退休后才操弄起相机的。傻瓜式相机不需要多少操作技术,有限的一点摄影知识也是跟人剽学的。

    花洲书院雪后的景致的确很美。雪这个早我而至的客人真的使书院蓬荜生辉。移步换景,各色各样的画面让人目不暇接。我选定目标,找好角度,调好距离,这才摁下快门。大门内的雪松盆景,配上雪更加名副其实;春风阁上落雪后倒真的有琼楼玉宇的感觉;观景台上看到的景点全貌,因堆满的落雪更增添了古色古香的味道;向城墙蜿蜒的廊道,看上去像登天的银梯;双忠亭的飞檐上也像是披上了一层晶莹洁白的羽毛。

    怀着渴望,我脚步快捷地直奔后面的盆景广场,大自然的画笔描绘出来的景色没有使我失望。东北角的银装城楼让我的遐想连接起范公十一世纪守边的隆冬,挂着雪的精致盆景配上大讲堂的高大,让画面显得层次分明。眼睛余光,闪现了一株迎春,满树的黄花在皑皑白雪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鲜明。看到此景,我脑海里不禁蹦出一句话: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返回路上,我选择穿院而过。过万卷阁,经春风堂,见院内一树梅花正在开放。说不上怒放,因为那些枝条的梢端,都还挤着数不清的花骨朵。那些开放的梅花,经过雪的擦洗,格外粉嫩,雪水滋润过的花瓣仿佛要滴下水来。

    后来,我从微信中看到,状元苑对面回龙榭南隔墙的牡丹园里,十几天前有一株牡丹开放。经历了这场暴雪后的牡丹还好吗?第二天上午,我又特意拜访了这株牡丹。还好,那两朵盛开的牡丹花,除了上棱因雪压稍显萎靡外,花型还保持着该有的雍容,牡丹顶梢的花苞受到雪的打压和冰的侵袭显见萎缩。好在因为生长在院内阶下向阳的地方,但愿阳光的抚恤会使它继续开放。听工作人员介绍,这株牡丹因为根系受损的原因,春季没有开花,入冬以来,因为水量充沛,生长地点避风朝阳,前期温暖等原因,竟逆时令开放,一时间成为当地一奇,招来了不少游客。

    通过下载,电脑上呈现出清晰的图片。雪白,使青翠者更青翠,巍峨者更巍峨,灵动者更灵动,鲜艳者更鲜艳,苍劲者更加苍劲,庄严者更加庄严。还有一幅是百花堂东侧那尊高耸的奇石,因为上面落了雪,从侧面看去,像极了猪八戒抑或是“熊大、熊二”披着白色的围巾,令人忍俊不禁。

    感谢苍天,感谢这场应小寒之约到来的瑞雪给了我如此美的享受和启迪。

    我在想,那一树梅花和一簇迎春,红的粉嫩,黄的金黄,它们不约而同地提前来到书院,给寒冷中的游人增一片亮色,添一缕暖意,更像是在完成一次神圣的交接:鸡年岁尾,梅花依然坚守,新年伊始,迎春热烈拥抱。两幅画面放在一处,红黄交映,富丽堂皇,美不胜收。

相关热词搜索:雪景 书院 花洲

上一篇:李贤赶考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