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湍韵 > 正文

父亲晚年的三次决策

2018-01-12 18:16:46   来源:邓州网   作者:井子先

        元月14日,是我父亲去世十九周年纪念日。十九年来,父亲的音容笑貌经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父子之间的故事经常在梦境里延续,父子亲情经常在夜深人静时或故园坟茔前,化作泪水在脸上静静流淌。——题记
        我是兄妹四人中的老大,跟随父母的时间最长,有关父母亲的记忆最多,对于父亲一生为这个家庭的付出感受最深。我也曾写过一些文章来纪念父亲,但父亲是一部大书,让我终生品读,而且常读常新。在这父子别离十九年、再次感怀父亲平凡而伟大的人生之时,我把这篇《父亲晚年的三次决策》献给天堂的父亲。
        父亲生于1925年12月10日,是从旧社会艰难跋涉尝遍辛酸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他勤劳、善良、正直,深受乡亲们的爱戴和敬重。父亲是文盲,但在农活的安排、家庭事务的谋划上,是许多文化人也深为叹服的。父亲晚年的三次决策,便是他人生精彩故事中的一章。
        在父亲的安排下,我们兄弟是成家一个,就在另一个成家前分开单过,我和大弟弟结婚后都先后建立了自己的小家庭。再后来小弟弟也结婚成了家,父母便分开与小妹居住在一起。这期间,农村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全家十几口人三十多亩地的耕种农活,使了一辈子牛的父亲义无反顾地承担了下来。前后近十年,父亲从年近花甲到年奔古稀,一直毫无怨言地操持着、忙碌着。每到农忙时节,早上鸡叫起来喂牛,晚上摸着黑收工,吃过饭还要收拾犁耙绳索,铡草喂牛。晴天,上地带着草背笼,牛歇人不歇;雨天,别人能歇歇胳膊腿,父亲还要背上背笼,赶着牛羊上山。这样的劳动量是何等的大呀,但父亲从来毫无怨言,一直默默地坚持着。
        人毕竟不是铁打的。随着年岁的增长,父亲终于难以坚持了。小妹出嫁以后,完成了最后一桩心愿的父亲也是66岁高龄的人了。那年种罢麦,父亲把我们兄弟叫在一起,深感歉疚地说:“我老了,干不动活了。牛我不再使了,种地的事你们就自己多操点心吧。我那几亩地我生办法,有空了帮你们干点杂活。”这应该算是父亲进入老境后的第一次重大决策了。
        平平凡凡的日子,忙忙碌碌的生活,家庭之舟有父亲掌舵,在生活的海洋里平稳前进。父亲虽然不再使牛,但仍然是啥活都干,从不闲着。岁月的风霜在父亲的脸上刻上了道道皱纹,头发几乎全白了,一生干练勤谨的父亲,步履也显得有些蹒跚了。1995年秋收过后的一天晚上,父亲让母亲炒了几个菜,再次把我们弟兄叫在一起说:“不服老不行了!我七十一,你妈六十八,地是种不了了。以后家里的地都分给你们种,除了交公粮和提留外,每年只给我和你妈350斤麦算了。”这就是父亲晚年的第二次决策。
        一辈子忙惯的人是闲不住的。父亲也算是“退休”了,尽管已经年逾古稀,但他还是闲不住,总想老有所作,为他的孩子们尽可能地多操点心。就在父亲不再亲自种责任田那年,小弟所开的小卖部因外面赊欠太多不想再开了。父亲看到这是个好差事,于是便接了下来。从此,在去彭桥街的路上便经常出现父亲的身影,或背个蛇皮袋,或挎个竹篮子,或跟拉车的邻居走在一起,一些常用小百货便摆在了父亲小小的“代销点”里了。父亲虽说不识字,但记性奇好。村里人钱头不方便,欠账是常事,父亲每天晚上就像脑子里过电影一样,经月不忘。一个不起眼的小铺,硬是让父亲开得红红火火。几年下来,父亲不仅没有让我们拿生活费,反而有了一些积蓄,在儿子们手头紧张之时他都支援不少。有时静下心来想想,年富力强的儿子还让年过古稀的父母操心,实在让人汗颜。以上所述,应该算是父亲晚年的第三次决策了。
        父亲晚年的三次决策,是他老年退役过程中的三步棋。他以一个家庭掌舵人的身份,以这个大家庭的幸福发展为目的,以自己的体力变化为前提,适时进退,竭尽所能,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其实,父亲何尝退役呀,一直到他去世,我们都在享受着他的恩惠。
        父亲是属牛的,他的确也像一头牛!他任劳任怨,只要有三寸气在,就要一刻不停地劳作!父亲是我们兄妹的榜样,他以自己的亲力亲为告诉他的子女们,一个普通草民,怎样才能把人生做到极致,写出辉煌!
 

相关热词搜索:父亲

上一篇:花洲书院赏雪景
下一篇:雪 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