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湍韵 > 正文

护 工

2018-01-12 18:23:24   来源:邓州网   作者:胡 明

        一见到李传连,王五柱心里就咯噔一下:他满头白发,虽然身形瘦销,但精气神儿还行。脚上穿着一双鞋面已经被刷得稀薄的黄球鞋,灰杂色的涤纶裤子,裤腿挽着,球鞋的中腰就全部显露出来。上衣是一件洗得发白的旧军装。对了,那种黄里带点白的颜色,极像深秋时伏在草丛里的一种蚱蜢的颜色。只是,让王五柱心里咯噔的是,他腿怎么有点瘸?介绍人可没对他说这个!
        “他是你啥人,多大岁数了?”李传连一手拎着茶壶,一手拿着几个茶碗,一瘸一歪地走过来,样子有点滑稽,也有点让人担心。
        王五柱飘向远处的思绪,被李传连的问话拽了回来。
        “我爸,七十一了,比你大两岁。”
        “你给说说啥情况。”李传连坐直了身子。
        “中风十几年了。”
        “有轮椅没?能不能坐起来?吃饭要喂吗?”
        “有轮椅,也能坐起来,手不能动,吃饭得喂。嗯,夜里还要搭把手翻个身。”
        “噢……还有啥?”
        “眼下的情况是,肺部出现了感染,正在住院。”
        李传连的眉头挑了一下,笑了,似乎刚刚有一截脊椎从尾巴桩上松脱了,抑或冷不丁被人捣了腰板一下,坐直的身子旋即矮了下来。
        “说实话吧,去哪里都行,我不去医院。”
        “我那两儿两女从小都多病多灾的,三天两头进医院,真是药罐子泡出来的四个小人儿。有时候要用的药没了,记得是链霉素还有啥子药哩?连医院都没了,我磕头作揖的求医生帮忙想办法给弄,死里活里的,好不容易把他们拉扯大成了家,都有了自己的窝窝。刚缓过气儿,我老婆,九七年得了糖尿病,不到一年也死在医院了。现今一提起医院我就头疼哩。”
        这可是王五柱没想到的。王五柱脑海里怕是一遍遍在回放着近日的忙碌,他明显走神了:大姐要招呼两个咿呀学语的小孙子,大哥开了诊所也并不能把门都关了伺候老父亲,王五柱自己呢还要上班,侄儿侄女都各有自己的家庭和事业,就父亲住院这半月来,他和侄女轮流值班,白天跑前跑后,晚上连个囫囵觉也睡不成,这样下去,父亲没好不说,而他也要累倒了。
        “可是,叔……按我爸的岁数我就问您叫叔了,我们现在急需要人。真哩,您也知道,我们做子女的都很忙,都没时间照顾。”
        ……
         “您再想想。医院也不是什么晦气的地方,人吃五谷杂粮,谁还没个病病灾灾的不是,叔?”
         “他在哪个病房?”
        “呼吸系统防治病区,不是传染病区。”
        李传连沉吟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既然你找到我家来,说明是打听过了。是哩,我以前是照顾过几个病人,有张桥的、李洼的、吕营的。前前后后也有十几年了。中间,就张凤琴的奶奶对我有点意见。为啥?我一辈子吃脾气直的亏,她老想指正我,我不服气哩。就为这。”
        老人沉吟着,慢慢站起来提着水瓶给客人倒水。添完水,兀自又说:“还有啊,干这行我有自己的主张。首先人得有素质,还要勤快,个人卫生要搞好,不能让人家恶心。”
        王五柱嘴角微微动了一动,似乎是想乐一下的,但不知道怎么又憋回去了。也许他应该感谢这个瘸腿老人,替他把心中的忐忑说出来了。看来,这个老人是经过一些事的,还挺有职业道德的嘛。虽然瘸腿这点王五柱不太满意,但人家愿意干哩。男人服侍男人毕竟要方便得多,女的不好找不说,就是有女的愿意服侍他们半瘫的老爹,他们这五个子女还不放心不是?
        “可说好喽,我啥也不带。”
        “行,叔,您只管放心吧,管吃管住的。”
        “明天早上,我在桥头坐汽车直接去医院。屋里还要收拾收拾,锁上门走了才放心。”
        “那中,就这样说了,明天九点我在医院门口等您。”
         ……
        王五柱前所未有的轻松,好像这个满头白发的护工未护理他爸之前,竟先把他这个“病”人护理妥帖了似的。而那个一瘸一拐的老护工刘传连,面色平静,心里想的大约是:从明天,虽说是要去他一直都不愿意去的医院,还要整天面对一个中风的瘫子,可有个瘫子陪伴,也能慰我独自生活的无趣吧?!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雪 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