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湍韵 > 正文

缸撇酒

2018-02-02 19:42:33   来源:邓州网   作者:笑熬浆糊

        缸撇,这是民间最形象最通俗的叫法,顾名思义,这种酒不是直接从酒缸里舀出来的,而是从酒缸里撇出来的原汁酒。
        缸撇,这种棕黄色的酒平时多存放于大小不一的酱紫色酒缸中,需要饮用时,取一大口浅碗,沿酒面弧线轻轻舀起,撇起最上一层。
        缸撇,黏度大,用酒壶倒酒入杯,仿佛可以看到被扯长的细丝;醇香绵长,喝到嘴里酸甜可口,香气停驻口腔和鼻腔内会久久不散;度数高,与普通黄酒不同,用火纸蘸上一点儿,可以轻松点燃。
        缸撇,这种用谷物酿制的地产黄酒,因出酒率不高,备受推崇,成为馈赠好友、招待亲朋的首选。
        “种田靠秧,做酒靠酿”,酿好酒自然离不开好谷子,咱邓州百姓尤其喜好红酒谷酿制的黄酒。
        成熟的酒谷子,谷壳呈红色,产量不很高。红谷子去壳后就是黄黏米,熬制后晶莹剔透,粘糯芳香,绵软可口。红谷子(小米),有“天下第一香米”之美称,营养丰富。据说,其蛋白质含量、脂肪均高于面粉和大米,人体必需的8种氨基酸含量丰富且比例协调,是酿制缸撇黄酒的上等原料。
        邓州的黄酒酿制历史悠久——据传公元一千八百年前,祖籍涅阳(今邓州穰东镇)的东汉医学大师、中医鼻祖张仲景坚信“晨饮黄酒午吃素,夜间散步能长寿”,在长沙太守任上,曾多次让老家人为他捎去故乡纯正的黄酒;从考古者在邓州挖掘出土的墓葬文物酒器来看,黄酒酿制应源于汉,盛于三国,流行于明清;明代中叶,邓州厚桥南小岳营人岳天佑御史也曾将邓州黄酒贡奉皇上,还受到皇帝封赏,后衣锦还乡还在朝阳古城修建“五龙桥”一座。据《邓州志》记载,明成化年间,邓州人李阁老李贤回家探亲,返京时特意携带家乡特产小米黄酒呈献皇上,宪宗帝饮后大加赞赏。
        清代道光帝微服南访雪庄寺,一日到邓州“五龙桥”,偶品黄酒,龙颜大悦,一时兴起亲笔题写“太白遗风”的匾额,让历届宛府上供于京师。后经历代王侯将相文人骚客品尝,便留下有“知味停车,闻香下马”的名句,从此邓州黄酒名播天下,一度被人们称为“国酒”。
        真的,撇一碗“缸撇酒”若放在你面前,一股浓烈的香气会立即窜进体内,让你浑身舒服,诱得你想立马喝上几大碗。缸撇黄酒不是普通的米酒,也不是白酒,它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黄酒;这种酒,可千万别小瞧它,感觉像饮料,小酌怡情,若一不留神,便会上当喝醉;一口下肚,香气停在口内会久久不散;一碗下肚,全身开始发热,脸部开始发烫,大脑开始晕乎乎的。奇怪的是,这种发热、发烫、晕乎的感觉,倒给人一种似醉非醉、经脉舒展、飘飘欲仙的体验;不过,这种酒若喝多了,轻醉者一天多才能醒酒,大醉者三天都起不来。
        唐代大诗人杜甫的《饮中八仙歌》,把喝酒的场面写得十分热闹、轻松、有趣,把“饮中八仙”描绘得姿态各异、活灵活现。他们举杯把盏间,让人感受到了人间最好的酒宴就是让政治走开,让杀戮走开,让一切不痛快消失,让所有快乐降临!
        想象着三五人围桌而坐,抑或靠墙蹲下,中间摆了个小方桌,上面放上一小碟自炒花生或几块青脆萝卜,端着粗瓷大碗喝着温热的酱黄色缸撇酒,脸上露出自在得意的神情,那是怎样的一种神仙般享受?
        但历史上的酒局往往不那么单纯,《三国演义》中电闪雷鸣、惊心动魄的“煮酒论英雄”的场面,哪里是在喝酒,简直是在玩命,让人感受到了奸诈、阴谋,危机四伏。
        深入了解了黄酒后,总感觉它又少了一点什么。与白酒、啤酒、葡萄酒以及保健酒相比,黄酒独特之处该是什么呢?其究竟适合什么样的消费者,又适合在什么环境、什么气氛下饮用呢?
        似乎人们都知道,白酒适合商务气氛很浓重、相对正式的场合,白酒几乎成了政务商务用酒的代名词;葡萄酒、红酒适合相对温馨、浪漫的场合;啤酒适合朋友聚会场合,能演绎一种激情、豪迈的氛围;黄酒究竟又适合什么场合呢?黄酒似乎没有给市场一个明确的答案。
        有人说“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应该是黄酒最理想的境界之一,那是一种经过人生历练、岁月沉淀之后所透出的稳重、尊贵和荣耀。遗憾的是,黄酒企业好似也没有把这样一种健康高雅的生活方式作为宣传的重点,也没有大张旗鼓地给人们一种文化思维引导,也没有将黄酒适合饮用的环境、气氛给出一个让消费者入心入脑的满意答案。这样一来,黄酒的身份自然变得尴尬起来,似乎正变成一个好像所有场合都可以喝,又好像所有场合都可以不喝的边缘酒种;似乎正变成所有场合喝其他酒前的热身酒、陪衬酒了;说白了,黄酒似乎正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一种上不了台面的“弃儿”了。
        有人说啤酒是“液体面包”,而黄酒则是“液体蛋糕”,可见对黄酒的评价是相当高的,如今黄酒酿制企业是否还需在让消费者们大范围喝下去的理由上多做些文章呢?
        有诗人道:“黄酒不伤身,微醉如酒神,品自香中来,天地皆入樽。”黄酒的养胃健肾、和血行气的功用,是其他酒品不能媲美的。黄酒不甜不辣,入口最适,海量者也有一决雌雄之地,妇孺老人也能浅酌助兴,这就是黄酒的“人缘”,自然比烈酒下肚伤身强多了。

相关热词搜索:缸撇酒

上一篇:匆匆那年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