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湍韵 > 正文

王庚先与邓州越调

2018-02-02 19:43:39   来源:邓州网   作者:小 米 整理

        王庚先(1867-1934),白牛谷社寨人。1903年中秀才,1905年公费赴日本留学。孙中山在日本组织中国同盟会时,他积极响应,并加入中国同盟会。1925年被河南省政府委任为宜阳县县长。1928年,又应河南省建设厅厅长张钫之邀再度到开封兴办工厂,并于1929年在汴创设国货市场,以抵制洋货。
        1932年,在省里担任民教馆长的王庚先,再次邀请邓州越调去开封演出。这次去开封的演出阵容可谓十分庞大,除了已经有了名气的罗金章、筱金钩、刘玉枝等外,还选拔了越调班子的优秀艺人56名,像艺人李春发、钱同枝、史道玉、孙万富、王云章等都在其中。
        由于演出阵容庞大,邓州越调在开封的演出相当成功,尽管演出时间不长,但是引起的轰动却不小。
        这一轰动不打紧,其他戏班剧场的观众都跑来看邓州越调了,其他戏班的生意就显得十分冷清。那些受了冷落的戏班子得知是“外来”的邓州越调时,心里嫉恨不已,就串通起来准备“找茬”,挤兑邓州越调。
        说来也巧,有一次,邓州越调演出现代戏《武昌起义》,按照传统规矩,认为孙中山是开国帝王,便穿上戏中皇帝穿的黄软靠,黄对帔;黄兴是位武将,自然就穿上了白大靠,头戴帅盔;黎元洪化妆成红脸,身穿紫蟒、紫靠;黄兴的两个妹妹是起义女将,穿的是武旦的女靠。
        演员上了舞台,台下的观众立刻议论纷纷,很快就嘤嘤嗡嗡地乱成了一团麻。正在想挤走邓州越调的那些戏班子安排的“探子”,一看到剧院的阵势,立马回去报告。很快,就有人去伪省长刘峙那里告状,说邓州越调目无国法,污蔑革命领袖,犯上作乱,图谋不轨。刘峙听罢二话不说,立即派手下手枪连去剧院收缴了邓州越调的戏箱。
        掌班的史道玉、孙万富一看可慌了神,立马去找王庚先,这戏班子没了戏箱,等于是吃饭的被夺了饭碗呢!
        王庚先听说是刘峙派人抬走的戏箱子,就怒气冲冲地直奔省政府,见了刘峙劈头盖脸地训斥起来:“你也不打听打听是谁请来的戏班子,我王庚先是那么好欺负的人吗?我跟孙中山先生一起闹革命的时候,你刘峙算啥?这戏班子穿错了衣裳,是因为他们不识字,如果识字的话,叫我说呀,他们比你刘峙聪明,比你能耐大!”
        王庚先的一顿“狂轰滥炸”让办公室的空气都凝固了,没人敢吭声。要知道,王庚先是同盟会的元老级人物,老资格国民党员,资历深、辈分高,在河南省都屈指可数,很受孙中山的器重,十足的“重量级人物”。虽然刘峙为一省之长,见到王庚先,也只能是恭恭敬敬,不敢轻易冒犯。面对发这么大脾气的王庚先,刘峙敢怒不敢言,就装作十分生气的样子,喊来了手下的副官,二话不说,“啪啪啪”甩了几个大嘴巴子,怒声呵斥道:“都是你们整天吃饱撑的,闲着没事捅娄子!”
副官捂着腮帮子一脸委屈道:“不是我干的,是手枪连干的……”刘峙立即喝道:“那你就把手枪连的连长立马拉出去毙了!”
        副官心里明白,这是演戏让王庚先看的。于是,他就叫来了手枪连的连长,要他向王庚先赔罪求饶。手枪连连长一看到王庚先,“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
        王庚先并非等闲之辈,他将这出“戏”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他对跪在地上作揖的手枪连连长说:“我可不会像曹操一样,没了粮草杀王垕,你们把戏箱给我送回去就算完事。”手枪连连长听到这话,仿佛得了“免死令”,连忙说道:“我马上送,我马上送……”
        刘峙在一旁,心里明白王庚先是在暗讽他,羞得无地自容,也不敢再言。
        这个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开封的大街小巷。第二天,王庚先通知所有在开封演出的戏班子都到省民教馆开会。那些本来想挤兑邓州越调的戏班子都吓坏了,今天去开会,肯定没有好结果。如果不去开会的话,身为省民教馆长的王庚先有权不让任何一个戏班子在开封演出,到那时,下场更不好……
        权衡再三,这些戏班子都硬着头皮去开会。结果在民教馆,王庚先非但没有怪罪他们,反而还以宾客相待。王庚先说:“我们今天开的是‘江湖联谊会’,是团结的大会,是相互学习的大会,是交流的大会……”
        开会期间,王庚先还请来了京剧大师梅兰芳,这让所有提心吊胆的戏班班主都很吃惊,他们不得不佩服王庚先的为人处世和过人胆识……
        邓州越调在开封演出将近一年时间,与王庚先的这一段渊源一直被后人津津乐道,传为佳话。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缸撇酒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