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林网--首页
首 页 | 动态新闻 | 乡镇概况 | 特色产业 | 构林人文 | 走进各村 | 优惠政策 | 乡镇企业 | 光辉荣誉 | 农业政策 | 农业技术
构林人文    
呼吸秦汉气息

  自古以来,人类便同时间与遗忘进行着较量,人类最锐利的武器莫过于文字了,通过地球研发文字,人们可穿越千年沧桑,窥视到那时的我们的影子。再一个武器我想就是人类智慧化活动所留下的痕迹了,大的比如长城、金字塔,小的如一件件古物、古器。千百年来,任凭岁月怎样天翻地覆,怎样水滴石穿,它们依然故我,经受住了考验。

 

  但是,我们不要过于乐观了。无数事实证明,人类与时间打交道,充其量只能打个平手,在汪汪洋洋的时间面前,我们显得那样脆弱和渺小。亿万斯年,你能确切知道这里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甚至于你现在站立的地方,许多年前又是以什么样的面目呈现于太阳底下呢?多少文明湮没于荒土之下不为人所知,多少精粹至今折戟沉沙,你感叹变化的威力呢,还是自嘲于我们自己?是的,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你就很难说清它曾经有过的样子,我们处在邓州市构林镇一个叫古村的村子里,在这个村子里,你随便问一个人,他都会告诉你他们村子原来叫古山都城,又叫固城,二十八宿之一的马武爷当年就住在这里。言之凿凿,说得非常地平静,让你感觉时间是不存在的,他们那么容易就和马武爷走到了一起。

 

  村支书尤国安,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他早年当兵,后进军校学习,获得了大专文凭,接着给首长当秘书。后来他不当军官了,自愿回到村里,支部选举时成了构林镇最年轻的支部书记。这一天他领着我们跑遍了整个村,他一直说着话,见到我们,他想说的话真是太多了。他说:“我们这儿的文物真是太多了,先才,每年都有很多文物贩子来收购古物,群众不知是文物,随便给俩钱就让人家拿走了。有一年,在村后挖出了几百斤古币,锈成疙瘩了,被人装在牛车上拉走,我听说后立马拦截,算是保住了。后来文物局来人,我才把它们拿出来。你们不知道,村里的文物破坏得太严重了,我在群众大会上说,我再不管这事,咱们古村就永远完了。”

 

  我们先来到村里小学,围墙建为仿古的城墙,城垛峥嵘而凝重。尤支书说,这就是马武城遗址,当年马武就在这里主持军事,商议大事,学校后面的自然村叫城后村,东面有块地叫监狱地。我们辈辈都这样叫,为啥这样叫,就跟马武城有关,这在《明嘉靖南阳府志校注》中有记载。从学校出来往西走,就来到一大块地势高爽的地里,尤支书说,这是古墓群,前些年挖出过大量的古玩、古器、古币、古剑、箭头等,对了,前两天村民挖地沟时还挖出了一个马武罐呢。我们在地边盘桓,发现这里的破砖碎瓦特别多,大多数上面刻有精细的图案,纹理细腻,拿在手里质感很好,显得异常厚重。尤支书说:“这不算啥,村里有很多完整的汉砖和汉井砖呢,市文化馆文物展览室里也存放着这样的砖,都是从我们这里挖掘的,砖面上铸着‘元康五年八月十八日戴氏作砖’(元康为西汉宣帝刘询年号,元康五年为公元前61年)和‘竟宁’(竟宁为西汉元帝刘年号,即公元前33前)字样”我们争相挑拣,说这才是真正的秦砖汉瓦呢。

 

  尤支书接着带我们去看古井,说村里发现有七十二眼,现在保存完好的二眼,里边的水还在用着。一位朋友感叹说:“井多说明人多,可以想象这里曾是一个多么繁华热闹的地方啊!”

 

  主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这时插话说:“井里的水从来没干过,天再旱也是满盈盈的。”我探身子看,深不见底,主人说至少有三十多丈,因为他的管子下到这个数时还没有到底呢。

 

  另一井离此不远,这口井被破坏过,上面一段修复的痕迹明显可见。尤支书说,修这口井时挖出了很多马武罐。他一再说起马武罐,引起了一位朋友的兴趣,问村里还能找到这种东西吗,尤支书爽然一笑,说:“这容易得很,几乎每家都有哩,用来做啥的都有,不怕你们笑话,还有人把它当做尿罐使用呢。”他就带我们到井旁的这户人家来,院子里坐着一妇女正在做针线,尤支书:“嫂子,你家的马武罐拿出几个来叫领导们看看。”那妇女就放下针线进屋抱出两个罐子来,我们倒过来一看,这罐子形似古装戏里的坛子,有鼻、有襻、有脖,肚子浑圆,上面同样描绘着各种图案、造形、不少造形勾画富有深意。大家看得爱不释手。地方志的朋友饶有兴趣地问那妇女:“你知道为啥叫马武罐呗?”“你知道马武是那朝的吗?”“不知道,反正是天上的二十八宿当中一个呢,这罐子就他在世时造的,村里大人小孩都知道这是马武罐。”“这东西值钱不值钱啊?”她笑了,说:“这咱不懂得,有说值钱的有说不值钱的,我看这东西没啥稀罕,村子里到处都是嘛。”“这罐子好不好?”“好是怪好的,用它腌肉、腌鸡蛋,就是比买来的罐腌出的有味。夏天割麦装上井水,在地里再晒水还是凉的。”

 

  从妇女家出来,我们来到运粮河、阅兵厂、兵工厂、万人坑、护城河、北门、南门等遗址,这些地方大都湮没难考,可村里人就是一辈辈地称呼着它们,称呼得如此执着和亲切,这就不能不令人深思。

 

  尤支书又带我们来到一个村医家里,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块刻有“古山都”三个字的石匾,字是行书,看上去古仆端庄。医生说,石匾是先辈人南城门地下挖出来的,多少辈了,一直存放在家里,这是古村历史的见证啊,我们想以石匾为背景拍一幅古村村民的照片,此言一出,呼啦一下来了一群人,有七十多岁的老人,有四五岁的孩子,他们围坐在石匾四周,象护家宝似地呵护着石匾,看得出,石匾在他们心中是多神圣啊。

 

  在这村子里,还有两个现象引起了我们的兴趣,一是这里沉淀着流传着许多马武的故事,无论大人小孩,你只要提起马武,他们就会绘声绘色地给你讲上几个马武的故事来,什么马武劫狱救刘秀,什么马武大义灭子,什么太白金星访子璋(马武字子璋),什么佛祖山都访银童(在民间,马武是天上银童下凡)。在一个故事里,他们说当年王莽追刘秀至古山都时,同宿在这里,马武暗中佑助刘秀,让刘秀院子里的鸡半夜打鸣,让王莽院里的鸡天亮时打鸣。结果刘秀落下王莽近万里,得以解脱。再一个现象是古村有两三千人口,却有三十多个姓氏,五六个民族,有的姓氏还很古僻,比如支书姓尤,维吾尔族。我留意尤支书的长相,果然与维吾尔族人有些想象,带有某些共同的特征。姓氏民族复杂,侧面证明了这里曾是人烟繁庶之地。可以想见当年,各族人民生活在这里,共同劳动,共同创造,一个怎样繁荣与文明的山都城就诞生在他们的手中。后为,山都城衰落了,可人们留恋故土,宁愿固守在这里。于是,祖祖辈辈传袭了下来,携带着浓郁秦汉古风。

 

  确是这样,你从现在的古村人身上,以及他们脚下这块深厚的土地上,是可以处处呼吸到二千多年前时的气息的。这气息沉雄浑厚,淳朴隽永,延绵不绝。现在,我站在古村这块古老的土地上,这气息正一阵阵地扑面而来,让我颤栗,让我发思古之幽情,我看见自己穿越了重重时间的阻隔,回到了过去,回到了秦汉,在一个叫古山都的市廛上,左右盘桓,不忍离去……..
杏山网
中共邓州市委宣传部 构林镇主办 电话:0377-62856184 (构林网)
Copyright 2009 www.dzmengl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南阳网 版权所有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