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书画 > 正文

慢慢来

2017-04-18 08:43:58   来源:邓州网   作者:尹 欣

    邓州网讯 年后的这些天,终日马不停蹄,年初说好的“事了必结,事成必束”已然成为被搁浅的心念。还好在每天骑车从北京大道经过的时光里,尚有能量驻足片刻。路两旁香气袭人的粉色小花,惊艳着我,我忍不住放慢脚步,把鼻子迎上去,闭上眼睛,心里暗暗祈祷:花儿们,你们慢慢开,春天啊,走的再慢一些……花以惊人的速度争相开放,每天一个样,甚至半天一个样,我有些恍然。这几天的春雨褪去了她们跃跃欲试的光华,我更加恍然,甚至是惶恐。吃过饭,终于决定坐下来为这段时间的生活挽个结,那种久违的喜悦悄然降临,成为此刻情绪的主角。这,真是极好的。

    这些天,从美女刘品那里知道了关于《卡农》的创作背景。《卡农》是我最喜欢的钢琴曲,没有之一。乔治温斯顿的卡农,以轻柔的和弦起音,慢慢加重,回忆和往事会随着音乐慢慢的涌上心头。前一部分,是从容而温柔的低语,仿佛在询问自己,还记得那些时光么?还记得那些或美好、或忧伤的故事么?3分38秒有一段小音阶,每次听到这里,心中总有种说不出来的难过。音阶像是再也不可找回的过去,不可找回的爱情,惘然而惆怅。卡农并非只和爱情有关。循环往复的是时间,不可回来的也是时间。在时间的洪流里,有些事,虽已沉淀,但却不会磨灭。希望35岁的自己,会把这首爱极了的钢琴曲弹得熟练。似我美丽的钢琴老师刘品一样,拥有平淡的风云,岁月的静好。

    这些天,我认识了住在皇马国际的嫂子,嫂子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老家在遥远的兰州,和王哥结了婚之后,毅然决然辞掉了编制稳定且薪水丰厚的工作,专心做一个全职妈妈。王哥和我的爱人一样,从事搬砖工作十余年,处在“抱起媳妇就没有办法搬砖”的尴尬境地,现实让他们也不得不长久分离。翻开嫂子的微博,上面记录了这个不爱说话的嫂子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精心地照料着孩子;繁忙起来不忘读书;艰辛到撑不下去的时候,自己给自己加油鼓劲。一千多条,记载着嫂子如诗般的生活,精致而温暖。

    这些天,我看了央视一套的《朗读者》,由衷觉得央视的节目越来越接地气。每当节目开始时,我和婆婆、女儿乐乐,就坐在垫子上专心地看。看到感人的地方,我和婆婆一起抹眼泪,乐乐就伸出她的小手过来说:“妈妈,你和奶奶怎么哭了呀?”她知道我爱看这个节目,今天拿着遥控器告诉我:“妈妈,今天乐乐不看《小猪佩琪》,看《朗读者》。”这个节目让我爱上了许渊冲,这个虽已96岁仍像个孩子的可爱老头。他能自然的触景生情,像个孩子一样的潸然泪下。我多么爱这样的人,到老都能有一颗赤子之心。上一秒还在哭泣的他转眼却又开心的像个孩子——这纯净的内心深深地触动到了我的神经,他满身、满心、满细胞都是诗意,历经一百年却没有一丝世俗的疲乏与无奈。

    这些天,开始读《诗经》,在那些流传在民间的歌谣里,在那些可群可怨的文字里,我看到了婉转动人的抱怨与愤怒,看到了形形色色的民间疾苦,看到了活色生香的生活智慧。惊叹这世上竟然有这样一本能让生命中的一切有诗意的书,有这样一本能让每时每刻都变得美好的书。诗经里有“和为贵”的大智慧,即使愤怒,也希望不受伤害,让一切痛苦和哀怨变成骄傲和自豪。

    我知道现在的我没有美女刘品的沉着,没有嫂子的温柔,没有许老先生的纯粹,没有《诗经》那么美好。但年岁渐长,脾气终究是慢了下来。我知道人生少了次序秩序,一切都只不过是质子、中子、电子。次序秩序这些重则千里养成的东西又不可追求速成,最美好的东西往往绝非一日之功。所以,静等时间和努力,把我锻造成温润如玉的君子。

    慢慢开车,虽开得慢,但至少在往前走。若因过快出了事故,则会停滞不前,更慢。很多事情皆如此,慢慢来,会比较快。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你从宋词中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