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书画 > 正文

为农民代言 为邓州立传——简评张书勇叙事散文《邓州风物志之家 故园 老地方》

2017-05-03 09:13:09   来源:邓州网   作者:朱可铮

    邓州网讯 张书勇的《邓州风物志之家 故园 老地方》上部刚刚出版,带着清新的墨香,一如古老土地上散发着的芬芳,唤醒了许多熟悉脚下这片土地的人沉睡的记忆,使他们一路循香而来,激动不已,欣喜不已,感伤不已,眷恋不已……

    “《邓州风物志之家 故园 老地方》一书,采用纪实的笔法,纯净的语言,对邓州的风土人物和乡情民俗进行了详尽的描绘……《邓州风物志之家 故园 老地方》一书又兼具《东京梦华录》的风格和特色,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地方性志书,对于不了解邓州的人了解邓州,了解邓州的人熟悉邓州,熟悉邓州的人关注邓州,都非常有益,因此十分值得推介。”著名军旅作家周大新在《邓州风物志之家 故园 老地方》书的序言中这样写道。
邓州是个值得关注的地方。张书勇对这片土地不仅熟悉,而且还带着深入骨髓般的原生态的依恋。当他最初动笔写作的时候,他的计划只是十万字左右的长度,可没想到一下笔便收不住手了,因为他对这片土地太过熟悉。这片土地上流荡着的苦难,充溢着的精神,这片土地上生活着的人历经中的困苦、疲累、辛酸乃至眼泪,这片土地上生活着的人性格中的坚毅、沉稳、顽强乃至狡谲,无一不深深的溶化在了他的血液里,浸润在了他的骨肉里。当他凝眸回望的时候,透过岁月的重重雾幔,他分明清晰地看到了许多正在活着的和已经死去的人,他们的春耕秋播,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衣食住行,他们的礼仪习俗,他们在结婚时候嬉闹的仪式,他们在哭丧时候悲哀的歌吟……全都化作一个个闪闪耀光的字词,拥挤在了他的笔下,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最终变成了这篇三十万字的《邓州风物志之家 故园 老地方》。

    这部三十万字的《邓州风物志之家 故园 老地方》凝结着张书勇的心血和汗水,如农民侍弄庄稼般的辛劳,以及他的满腔热情。他热爱这片土地,尽管他的生活曾经充满了苦难,他却没有丝毫的嫌弃。他不仅打消了本要咬牙切齿逃离这片土地的念头,而且还要每日伏案至深夜为它立传。随着岁月的流逝,张书勇对这片土地的感情逐年加深,也许有人会说这是矫情,说这是做作。但张书勇并不这样认为,他说:有的人少年时代离开了故乡,到了老年却必要叶落归根,回到老家定居,你能说早知这样,何必当初要离开家乡呢?

    许多事情,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和这片土地同甘共苦,相依相扶,我们的每一举手投足,每一喜怒哀乐,都和这片土地息息相关,而这篇土地的每一变革变迁每一分离聚合,也都无不在影响着我们。尽管曾恨过它的贫瘠,恨过它的冷酷,但它毕竟养育过你,给过你一笔堪称财富的苦难,使你能够坦然的面对一切风雨,面对一切变故,我们还恨得起来它吗?

    作为一个从乡村走出来的人,作为一个亲眼目睹、亲身体历过种种乡村风习的人,那种农民“情结”始终让张书勇无法释怀。他一闭上眼,满脑子都是农村生活场景,辛勤劳作的村民,鸡鸣狗咬的黎明或夜晚,田野里庄稼拔节的声音……那么熟悉,那么不舍,那么令人无法自抑……

    他开始深情回望——粮食的颗粒上面都凝结着农民们的心血,浸润着农民们的汗水。农民们天不明就早早地起床下田干活,天黑透才拖着疲累的身体收工回家,他们像绣花一样仔细地经营着土地,又像伺候爹娘一样悉心的管护着庄稼。在炎炎夏日,他们闷在庄稼棵里拼力干活,任凭热得中暑也不肯去往树荫下面歇息片刻。在三九寒天,他们顶风冒雪彻夜不眠的蹲在田里一片一片的拣拾着红薯干,任凭手掌手背都被西北风吹得炸开了条条裂口,露出了里面鲜红的筋肉吗……

    张书勇固执地认为他还远远没有写出农民“苦”、“累”后面的“哭”和“泪”——在庄稼绝收时候农人们心中的那份悲苦和怨恨撕扯人心。播种时候的满怀希望,除草时候的煎熬苦累,追肥时候的拼力挣扎,都是为了能在收获时节能果实累累,都是为了能在春荒时节让大人小孩都有点粮食果腹从而得以将卑弱的生命延续下去!房顶上的大窟窿补,小儿垂涎的拨浪鼓,二闺女心仪的花衣裳……随着烈日的飞扬跋扈,随着庄稼的茎干叶枯,全部希望都化为泡影了。   

    然而没有人哭,也没有人骂。祖祖辈辈的农民不是都坚韧顽强的挺过来了吗?千百年来,在邓州这片沧桑而贫瘠的土地上,在一片连着一片的田野、一座连着一座的村落间,就是靠着这种坚韧的精神,一代代的人才得以顽强的生生不息的繁衍着,存活着……

    张书勇心里明白,历史前进的脚步无法阻挡,时代发展的潮流不可逆回,许多曾被我们珍视看重的风情习俗已像粒粒珍珠一般永远的遗留在了路上,我们完全没有转身回去弯腰捡拾的机会,而所能做到的,就是拿起手中的笔,将那些已经湮没或者正在湮没的乡情民俗记录下来,权当是给它们画像;若干年后,这些画像可能发黄,可能古旧,甚至可能不为人所理解,但多少会给后来的研究者们提供一点有用的资料吧!

    笔者在这部书的写作过程中曾有幸读过许多章节,对于一个生长在城市的人来说,会对文中的某些场景某个细节产生疑问,因为我所经历过的不是这样,残存在记忆里的外婆家那些农村生活镜头也是凤毛麟角,与成长的现实生活相差甚远,但是不了解不等于不存在。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作者的这部书,不仅是对一个逝去的时代的背影的怀旧写照,也是对一个旧的时代的真实记录和对一个新时代到来的真诚敬意!

    “当农机替代了牛马驴骡,当化肥替代了粪肥土肥,当工厂化机械化的生产模式替代了一家一户的手工制作,那种曾在中国农村延续数千年之久的农耕文明便轰然坍塌,空留下了一片废墟。漫步农村,你再也看不到那种百牛齐聚林下、哞叫喧天动地的热闹场景,再也听不到那种傍黑时分牛板们奋力甩响扎鞭、牛铃在林荫小道间叮铃啷当的清脆乐音……”

    乡村的记忆在模糊,现代文明的无孔不入,进逼渗透,那种在中国农村延续了数千年的古老文明正在步步败退。这本书的横空出世,引起了一代人的集体回忆,那些逐渐远去的农耕文化曾温润过几代人的心,于是,当这部书在写作的过程中一些章节被作者无意中放到网上的时候,引起的剧烈反响让作者始料未及。

    听到《邓州风物志之家 故园 老地方》一书出版的喜讯,四面八方的邓州籍游子们纷纷打电话或者发微信,表示要购买此书。省烟草公司的一位退休干部曾专程回邓,希望得到书本,而远在广东惠州的一位企业家因没拿到初次出版的书本,竟托人在网上发帖表示愿出重金购买,还有一位网友这样说道:“建议我们出来离开邓州老家的,让我们的孩子读读这本书,不能忘了我们的邓州根,我们的邓州魂”。

    这让张书勇感到了欣慰,因为这与他写作的初衷总算有点契合——那就是为农民代言,为邓州立传,通过手中的笔为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做出自己贡献!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邓州风物志之家 故园 老地方》序
下一篇:血染的渠首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