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书画 > 正文

难忘槐花

2017-05-09 08:55:12   来源:邓州网   作者:赵光选

    邓州网讯  如今,每当我看到槐树,见到槐花,都使我不由得联想起童年与那如雪槐花交织的酸涩往事。

    我的家乡在豫西南——南阳盆地。当你走进我的家乡,随处可见一片片或者几株刺儿槐树。这种树,耐旱,耐寒,生长快,不择土壤,无论是房前屋后,还是沟、路、渠旁,无论是土壤厚薄,只要你栽上几棵,两三年内就会长成一大片。

    在我的家乡,槐树初绽花蕾是在五月初。五月初的一场纷纷扬扬的小雨逗开了槐花的笑容。每当槐花盛开的时候,那一嘟噜一嘟噜白白的花朵颇为好看,那气味也颇为香甜,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槐花的香甜,引得蜜蜂在槐花上忙碌地采着花蜜,因为槐花蜜甜浓郁醇正,还是上好的蜜糖呢!

    在我小的时候,家里人口多,日子过得非常紧巴,每天都吃粗饭,每到春季没一点青菜跟着,更是让人难熬。那时过了春节,我总盼着春天,因为到了春天可以和伙伴们一起去捋榆钱儿。这样总算帮助家里度过几天没菜吃的难关。这一切过去了,我又盼望,盼望刺儿槐树快点发芽儿,嫩芽儿出了,离开花的时候就不远了。

    那时,待到五月花开的时候,放学之后便和伙伴一同到槐树林里,不顾一切捋下几嘟噜,塞进嘴里先吃个够,吃够了再往筐里放,那将成为家里人特有的佳肴。妈妈把那白白的花用清水淘上两遍,又放到锅里熬上一遍,捞出来再用清水洗一遍,水挤净,掺上玉米面,蒸一锅菜团子充饥。那味儿真是别有一番滋味,香甜中还略带一点苦味。每隔两三天都这样吃上一顿。刺儿槐花捋上几次就能吃上几天。

    近来在报纸上读到吟槐花的文章,说用槐花掺上玉米面,蒸上一锅菜饭,那“香喷喷,甜丝丝的味儿,“真美”。我相信他们说的是真话。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吃多了,换换口味,自然是好的,但要用菜团子来充饥,那滋味就很难是“香喷喷,甜丝丝”的了。负重行走,有个顺口溜:“馒头十八饼二十,野菜只撑三里地。”常吃野菜,实际上是常挨饿,但挨饿时吃上槐花也算幸运。

    如今的小伙伴们,不再挨扎挨疼,槐花也不再走上农家的餐桌。但那一段岁月确实令我难忘。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追 忆 奶 奶
下一篇:写封信给你

分享到: 收藏